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all铁】入梦(一)

1.部分设定取自桃花酒大大的【请君入梦】
2.每篇cp会标明,请自行避雷
3.每个cp大概会有两三章,以开车为主,ooc是我的错
4.本部分为贾尼,因为是梦境所以老贾有实体
5.甜虐自辩,我倒是不觉得虐啦!我基友觉得有那么一点点,这个主要看自己吧
6.链接走评论,石墨可能有毒吧,挂了要及时通知我我会补上的😂
7.放假了,但是……emmm……卡文也跟着来了

这个像素滤镜也拯救不了QAQ
@NOONE_无名
给无名名疯狂打电话,写的真的超级棒啊!

犹豫了很久机智如我决定把两个梗结合起来。哈哈哈哈
我就是小红本蓬了没错,oOC的锅我背不推卸了

【all铁】复联群宠(十四)

1. abo设定,剧情扯淡就是我的锅了
2.每章cp标明,请避雷
3.这章有汉默铁,还有不太明显只在结尾暗示一下的奇异铁,奇异铁就不打tag了
4.我终于卡完了这一章,试图和之前埋下的线索连起来可能不太成功😂
5.下面就是奇异的场合啦!我这可不是剧透
6.前文走我的首页或是【复联群宠】tag
7.链接评论区,石墨只能放一晚上,因为很快就会挂,挂了请叫我
8. @向北飞的小燕子

占tag歉

嘛……小天使们有没有什么想看的梗啊?
好像很久没有开放点梗了,而且一个不留神就到了百粉
可点的cp看tag,但其实铁受的都可以点,我都接受的√
群宠卡文,其他的提不起兴趣来。希望点梗的小天使能提供一发完的那种,太长了怕写不完😂
谢谢大家喜欢了,毕竟像我这么咸鱼也是少有的
截止

特意发图,如果受不了的小可爱可以不用看来着。
其实只是上而已,下会圆回来的!
我可是沉迷于糖的人,怎么可能刀?
嘛……可以接上上次的那个【最后说一次再见】一起看,感觉更好(:-D)

【汉默铁】汉默千方百计让托尼穿上裙子后

Pwp
设定大概是汉默为了我铁抛弃了反派联盟,我铁本来保护他的安全结果变成了某友。
这个设定真的一点用都没有。
对的,我就是喜欢看他穿裙子的变♂态!
怀疑写群宠卡文是因为群宠设定算是强轰……果然我对铁是真爱吗?
对了呼叫组织 @反派x铁同人主页
【链接走评论!】

【灭霸铁】日出

这该结束了。
在睁开眼的时候,托尼这么告诉自己。
灭霸似乎没有感觉到什么,他带着托尼回到了新基地。难以置信他居然知道这个地方,但事实如此。现在托尼被钳制在自己的床上,灭霸坐在他的旁边打量着自己的手套。他看似没有对托尼投以过多的关注,但当托尼试图从床上起来的时候,他都会让一抹力量把托尼推回去。
“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几次三番后,托尼愤怒地冲着灭霸大喊。
他的预料错了,这个时候的妥协毫无作用,悲剧已经造成,甚至已近落幕。就算他现在讨得了这个家伙的欢心,哪又有什么用?
更何况灭霸根本就不是那种会被自己的感情所困的人,托尼敏锐地猜测到了他为了这些宝石付出了什么,所以他才为有这样的敌人而感到心悸。
“我……我什么也不想干,斯塔克。”灭霸难得露出了不安的表情,如果不是托尼的错觉,他似乎看到有泪光闪过,“我只是……你知道哪里的日出最美丽吗?”
“所以呢?”托尼几乎要笑了出来,“你留下我这个手下败将,就是为了找一个导游?我可以告诉你,不,我不知道,别找我,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不行吗?”
“不是……”灭霸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他叹气,“不是我留下了你,斯塔克。还记得我说过吗?这是完全随机的,是命运留下了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激动?我以为你了解我,我们是一类人,不是吗?”
“当然不。”托尼挣扎着靠在床头,他的伤口早就不再渗血,但是之前的血迹结了痂,倒显得他更加凄惨。事实上他也足够凄惨了,他带着一位法师和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加入了战场,最终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这个就足够他悔恨终生,而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坐在他面前,以一种近乎无辜的表情向他询问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去你丫的。
托尼这么想,他摸了摸脸上的伤口,眼中的讽刺愈发明显:“有眼睛的都知道,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而你,你只是一个有了意识的紫薯而已。老天,谁知道那种东西能不能吃?”
“斯塔克,你在愤怒。”灭霸对他的挑衅视而不见,“愤怒什么?因为我帮你们度过了危机?”
“你管这个叫‘帮’?”托尼笑了,“我建议你重修下地球语,别把满足你的个人私欲看得有多重要,我们地球人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做主。”
“为什么你非要这么仇视我?”灭霸站起来。他的体积真的非常庞大,如果不是托尼喜欢广阔的空间,他也许现在可以做好重新装修的准备,事实上他现在也可以隐约听见吱呀声,这只是错觉,但是他宁愿这么相信,“我们之间的冲突已经结束了,我会取下所有的宝石,给它们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安置。”
“呵。”托尼没有说话,他反正也离不开这张床,干脆直接瘫在床上假装已经入睡。
他可以肯定灭霸知道他的想法,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位宇宙霸主没有揭穿他。他可以感觉到有手落在他的头上,同战斗中那次差不多的,那只大手摸了摸他的头。
“明天带我去看看太阳吧?”
在陷入真正的睡眠之前,托尼听见他这么说。
——
在重新睁开眼的时候,托尼花了一会儿时间去整理发生的事情。在这过去的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就是他自诩天才的大脑也需要一些时间来理解这些。而当他整理好一切后,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灭霸。
他似乎睡了很久了。灭霸背对着他,大大的落地窗外,太阳在缓缓地落下,光辉一点点从大地上褪去,直到黑暗几乎笼罩了整片空间,灭霸才恍惚地回过神来。
“你醒了。”灭霸这么说,他仍看着窗外,即使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星期五把房间里的灯打开了,托尼可以清楚地看见灭霸眼中的落寞。他从很多人眼中看到过这个,在史蒂夫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在他拒绝了彼得的时候,甚至在他不久前放开了佩珀的手,坚持要加入这场战争的时候,他都可以看到他们眼中的落寞,但似乎这次不一样。
老实说现在的场景像是一个劣质的喜剧,他站在这里,面前是包揽他六年噩梦的人,而这个人在不久前用一个响指终结了宇宙中一半的生命,无论是超级英雄还是平民,被抛弃的人都化为一捧土,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而现在,这个人就站在他面前,手上还戴着镶嵌了六枚宝石的手套,却试图给他一个吻。
托尼退后几步避开了他,他储存的纳米机器人已经消耗殆尽,但这是他的主场,只要他想,他可以再和这个人打一场,可这毫无作用。
“一个早安吻。”灭霸说,“我了解了你们的礼仪,这不是常见的事吗?”
“并不。”托尼恢复了平静,他毫无顾忌地打开衣柜,然后解开自己的衣服,“这种礼节用于亲密的人,如家人或是特别亲近的朋友,我们是敌人……”
他解开衣服,发现之前的伤口早已消失不见。无论是碰撞中磕出的沥青还是腹部那道伤口,都已经消失了。
他意识到什么,回过头去看灭霸,衣服因为没有力的支撑又落了回去,却唤不回主人的半点注意力:“你干了什么?”
“战争已经结束了。”灭霸说,“我很欣赏你,斯塔克。我关注地球很久了,而你,我也关注很久了。你足够聪明,却不够强大。”
“假惺惺。”托尼没有继续和他争辩,他随手拉了一件衣服换上,然后走出房门。
灭霸跟在他的身后,他似乎很想找到一个话题:“这里的太阳也很漂亮。”
“谢谢夸奖,没有你的太阳更加漂亮。”托尼说,他打开基地的监控,理所应当的看到了某些人的踪影。
他控制住自己先不去考虑伤亡,电视在星期五的操纵下打开,所有的频道都在报道这场事故。人们抱着逝去的亲友的相片在街道上游行,他们在寻求一个解释,向政府,也向所有的超级英雄们。
美国队长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他的女友佩珀一遍遍地出现在发布会上替他们收拾残局。但这个事情已经太复杂了,就是能干如她也无法招待所有的一切。当托尼看见她苍白的脸色时,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心疼。
“你爱她?”灭霸开口了。
“和你无关。”托尼说,去发布会已经赶不及了,他估计队长他们面临着更加困难的情况。这个时候站出来并不明智,但是群众需要有人站出来,他们或许仅仅需要一个发泄口。托尼无法成为人们的精神支柱,但他可以让他们把一切都发泄出来。
他来到操控室,灭霸跟在他身后。他没有试图去阻止他,灭霸的目的早已达到,无论他现在想做什么,托尼都不想再和他扯上关系。
不,如果可以杀掉他,托尼还是很有兴趣试一试的。
他打开主系统,星期五让出主权,于是托尼接管一切,他控制住了所有的频道,将其与自己的摄像头相连。
灭霸或许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只是让自己隐去了身形,然后看着托尼所做的一切。
所有的显示屏都闪了一下,然后托尼出现在屏幕里。他脸上满是疲惫,有淤青混着结痂的伤口作装饰,他远不如以前那样意气风发,甚至还有些许颓废。
“我很抱歉。”他这么说,却在他准备说下一句话的时候,所有的信号全部断开。托尼意识到什么,他回头看到了灭霸,这位宇宙霸主的脸上流露出了困惑。
“你不够强大。”他说,“我一直这么认为,斯塔克,你没有能力去承受这些。”
“关你什么事?”托尼气急败坏地踹了踹机器,却没有办法。进度条卡在了百分之八十,然后纹丝不动。
“如果你是一位智者,就得学会用人。”灭霸像是一位老师,在谆谆教导着自己的学生,“但是你不是一位智者,如果遇到问题,你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解决,而不是借助你手中的力量。”
“我手中最重要的就是我自己。”在片刻的沉默后,托尼说,“好了,泰坦人,你的宿命已经完成了,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我想我说过了,你知道哪里有最美丽的日出吗?”灭霸说,“我的女儿卡魔拉,她叛逆了近二十年,我爱她,但是我牺牲了她。”
“谢谢,我知道了。”托尼没有兴趣听他的这些,“我不想知道你的心路历程,我只问一个问题,如果我带你去了,你会离开地球吗?”
“如果你能做到这样的话。”灭霸回答。
“很好,我们暂时达成了共识。”托尼点头,“我带你看日出。”
“我离开地球。”灭霸接着他的话说。
————不知道是真是假的END————
看了灭霸传!
我只想知道,灭霸他是不是沉迷于摸头杀啊??
OOC的话是我的锅啦!
感觉好像有了码字的感觉了嘻嘻嘻。
也许有后续吧

【霜铁】不可避免的是结合热

昨天和今天的一起,大概四五千字吧。
哨向,pwp
链接走楼下

【all铁】复联群宠(十三)

1. abo设定
2.每章cp标明,自行避雷
3.本章为汉默铁,下章大概是车了呵呵呵
4.下午去看复联三,我怕不是最迟看的?
5.前文点【复联群宠】 tag或是我首页查看
————
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好了太多了。
托尼不止一次地听到有人在他面前这么感叹,他其实很清楚这一点,因为他父亲霍德华的缘故,他了解的情况甚至更多一些。
在数百年前,或是更迟一些,在二战之前,Omega永远只是一个情欲的代名词。
他们有着能让alpha发狂的信息素,本身又极易被alpha的信息素吸引。再加上不间断的发情期和无法祛除的永久标记,那个年代的Omega似乎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在床上对着自己的alpha张开腿。
他们不能参加社交活动,从性征分化开始就接受专人的调教,只能和匹配的alpha生活在一起,从此过上那种发情期——怀孕——生产——发情期的无限循环。直到死,他们能见到的人也是少的可怜。
托尼明白这个,他甚至也见过不少这些龌龊的事情,但他认为这种情况已经过去了。
也许是因为原子弹的辐射,第一个无法感受到信息素的Omega出现时人们还没有感觉到不对劲,但很快这样的人就开始增多,甚至连alpha也出现了这种现象。
很多人试图去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们都以失败告终。最后当霍华德带着他的实验室推出了标记清除手术的时候,所有的事情便如炸弹一样猛地爆发出来。
Omega们在街道上游行,他们都没有收敛自己的信息素,除了带上了防标记项圈,他们如同最普通的bate一样在街道上晃悠。如果在以前,这是足以引起暴动的事情。但随着人们对信息素的感应能力减弱,这又似乎不像想象中那么影响巨大。
于是OA平等的法令被提上了议案。国会本准备将这件事压下不谈,但接二连三发生的Omega自杀事件又让他们不得不做出回应。
直到第一位做了绝孕手术后以Omega身份担任参议员的人出现,事情开始明朗起来。
法律被重新制定,社会结构也如愿发生了变化。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却变成了平常。
霍华德坚持这是进化,即使学界的主流将其定义为一种退化。托尼知道他的心思,就在他第一次看见有刚分化的Omega被强行标记的时候。
如果汉默向别人提起【返祖】,也许会得到旁人的一头雾水。但是托尼不同,他手头掌握的资料太多,也就愈发明白了这家伙的目的。
现在的abo分界其实已经不怎么明确了,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而如果真如汉默所说的返祖,那么Omega和alpha就很难被定义为人。毕竟被所谓的信息素驱使,和野兽没什么区别。
“那么选择吧?”汉默按了一个按钮,有托盘从桌子上升了起来,透明的玻璃一点点暗淡下来,亮黄色的光在房间里亮起。
托尼借着光线看清楚了托盘里的东西,三支药剂,装在统一规格的玻璃瓶里,瓶身甚至还有些反光。
再次确认了跟踪器的存在,托尼不自觉地抿唇。
“那是什么?”他询问道。
“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玩意儿。”汉默坐了过来,他贴着托尼坐下,很明显地感受到后者的颤抖。
他似乎很高兴地样子,把那几个瓶子展示在托尼的面前。
粘稠的液体随着他翻动的动作在瓶子里涌动着,有时会挂在瓶壁上半天下不来,让人看着不由得从内心生出一种厌恶来。瓶身是深棕色,看不出里面的具体情况。
托尼不得不错开了视线,他的语气带上了明显的不耐烦:“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里有三种药剂。”汉默一边把玩着瓶子,一边拉住了托尼的手,他把三个瓶子都放在托尼的手上。那瓶子不大,三个放在一起也只占了托尼手掌的一半。
汉默的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痴迷,他说:“一种是普通的营养液,一种是返祖药剂,另一种……”他停顿了下,“另一种是性状转化剂。”
“?!”托尼抬头去看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没错。”汉默抓了抓自己的衣领,他解开几枚扣子,这才迎着托尼的目光回答,“你们应该知道他,我们的第一位试验品,这个药剂确实可以做到OA和Beta之间的转化,但是副作用也很明显。”
他勾唇,把托尼的一举一动都映在眼底:“很可惜,它会让人丧失繁衍的能力。”
托尼深吸了一口气,他极力控制住自己保持冷静,但是微微颤抖的手还是泄露了些许他的情绪。他不知道汉默有没有注意到,但这并不重要了。
“我不相信。”他说,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床上。
“没关系,我只是告诉你这个而已。”出乎意料的是汉默,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从见面开始就表现得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你选一个吧。”
“我一个都不会……”托尼本准备把东西扔出去,但是汉默却让他不得不停下动作,“你可真卑鄙。”
汉默晃了晃手里的控制器,不可抑制地笑了:“这算是夸奖了吧?放心,这些炸弹是我亲爱的合作者布置的。早知道有的时候,一个省心的队友真的可以解决不少事情。”
“所以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找上你。”托尼收紧了手掌,“你的档次可低多了。”
“就凭,我可以搞定你。”汉默说,他似乎联想到了什么,笑容都大了几分,“如果我标记了你,你的联盟根本不足为惧,对吧,安东尼?”
“不是‘我的’联盟。”托尼面无表情地反驳,然后他迅速转移了话题,“这个怎么用,静脉注射?”
“口服,或是静脉注射。”汉默摊手,“我不准备为你提供注射工具,毕竟你太难缠了,我得谨慎一点。”
“那你应该还在你妈妈的肚子里。”托尼翻了个白眼,然后他看也没看一眼手中的药瓶,挑起一瓶就试图灌下去,却被汉默眼疾手快地拦住。
“干什么?!”托尼没好气地推开汉默抓住他的手。
“赌注升级一下。”汉默说。
“没见过临场加码的。”虽然这么说,托尼还是示意他继续开口。
“你挑一瓶自己喝,然后另外挑一瓶给我喝。”汉默说,“如果你挑中了返祖药剂,那就……让我成为你的……”
“alpha,对吗?”托尼接住了他的话,然后他看见了汉默有些惊愕的表情,“拜托,你的痴迷都快具现化了好吗?这一点也不难猜。不过到现在为止,都是你比较占优势。”
“这也正是我想说的。”汉默深吸一口气,“如果,你挑中了性状转化剂,我就放你走。”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托尼故意停顿了一下,“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汉默似乎楞了一下,然后他低下了头。
就是这个时候了。
托尼想,他随手挑出一个药瓶猛地敲击在床沿上。那瓶子本来就只是普通的玻璃瓶,突然的大力撞击显然超出了瓶子的承受范围。于是随着清脆的破碎声,瓶子的头被敲了下来,无色透明的液体流了一地。
“我手上的筹码似乎更多一些。”他把尖锐的玻璃按在汉默的脖颈上,笑容中带上了一些得意。
汉默反射性地去摸手边的控制器,却发现摸了一个空。他迅速低头,果然在床边发现了那个黑色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