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不过最喜欢铁了!!不接受反驳!某天雷cp恕我接受不能

【冬铁】你和他打了什么赌?

一发完,甜?
——
巴基喘着粗气,他靠在墙上,手中的汗让他差点握不住枪。所以他换了只手,金属的材质让他免去了出汗的威胁。

“Are you OK?”金红色的铁罐从半空中落下,但他没有落地,而是离了地面几尺后才停了下来。

巴基没有说话,他把手上的汗擦在了衣服上,然后对着托尼点了点头。

这场比赛耗费的时间有些过长了,本来准备三个小时结束的战斗现在已经持续了近四个小时。巴基也有些喘不过气,托尼更是已经报废了一架新安装好的战衣。

“投降吧!”对面的废墟上传来了克林特的声音,托尼几乎可以想到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我们有美国队长,投降吧对面的!”

“该死的。”托尼咒骂着直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发射了一发激光炮,但对面显然躲过了,因为他很快就再次听到了克林特的声音。

“铁罐你没吃饭吗?准头这么差要不要大名鼎鼎的鹰眼来教你?”克林特的语气里满是嘲讽,这让托尼更加生气了。

巴基倒是没做什么反应,他甚至拉住了准备上前的托尼。

“别过去。”这位曾经的冬日战士说,“小心有埋伏。”

托尼看了他一眼,终于还是没有上前。

于是场面就僵持下来了。他们分组战斗了近四个小时,除了把这片废墟变得更加破烂外毫无收获。四个人一个出局的都没有,这让托尼有些不太高兴。

但这毕竟只是场练习,托尼也不可能拿那些威力过大的武器来对付他们。现在双方各自占据了领地僵持不下,天色却已经快黑了。

最终还是托尼下了决定,他看了看时间,只能宣告双方以平手结束了这次战斗。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巴基把枪直接扔在了地上,而克林特出现后就一直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们。史蒂夫倒是有些狼狈,他可能在灰里滚了一圈,那身制服都快看不清原来的颜色了。

“提醒我回去后加上自动清洁功能,你这样太辣眼睛了。”托尼打开面罩打量了史蒂夫一会儿,然后说。

史蒂夫只是笑了笑,他那张脸还是十分给力的,就算粘上了灰尘,也不能掩盖其光辉。他不甚在意地拍了拍身上的灰,问:“托尼,都什么时候了?”

“现在回去大概能赶上贾维斯订的大餐。”克林特随意看了看天色,他在意这顿大餐许久了,这次可不能错过。

“就你还想吃大餐?吃自己去吧!”托尼嘲笑着他,但还是示意让人把飞机给开过来。

“你这是恼羞成怒!”克林特抽出一根箭比划了几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赖账。”

“就你那点破事还用赖?我分分钟搞定!”托尼气得直接击飞了克林特手里的箭。

但是克林特是谁?他怎么会为这件事而退缩。所以他只是握了握自己空荡荡的手,给了托尼一个嘲讽的笑容。

“等你搞定再说吧。”克林特嘲笑道,“愿赌服输,你懂?”

“你这只肥鸟!”托尼大声骂道。

飞机已经来了。

……………………
一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但托尼和克林特之间的眼神交锋就已经是一场好戏了。巴基安安分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的左边坐着托尼,右边隔了条走廊后坐着克林特。本来他的存在感应该挺高的,但奈何这两人隔着他交流地十分火热。

他也没有要挪位置的想法,只是有意无意地盯着托尼看。但一旦托尼把视线转向他,他又忙不迭地收回视线直视前方,做出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

史蒂夫倒是注意到了巴基的动作,但他也知道自己老朋友的心意,就算不同意,也不会故意闹出事来给他添堵。所以他干脆闭上了眼,眼不见为净了。

巴基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到快要飞起来了,这次训练本来不是他和托尼一组的,但最后他们成为了同伴。这就足够让他暗自开心三天了,更何况现在他和托尼坐在了一起。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喜欢上这个人了,也许是托尼给了他足够的李子,给了他完善的维修方案,更重要的是,给了他一个家。

巴基也回忆过从前,他和史蒂夫一起喝酒时还讨论过他们看过的那场博览会,讨论过夏天的院子里虽然小但温馨的聚餐。他们还讨论过曾打过的小混混,还有追过的姑娘们。这一切在当时看起来不算什么,但似乎在回忆里镀上了一层金色,显得格外珍贵了起来。

但是酒劲还是要消去,梦终究会醒来的。他们都只能向前看,只有抓住了现在,他们才会有未来。

而托尼对于巴基来说,就是那个应该抓住的现在。但是这个现在不是一般地难抓,巴基还停留在注视的阶段。

但这就足够让他着迷了。托尼是那么地富有魅力,他敢作敢当,他热情,他把自己的温柔藏了起来,总是偷偷摸摸地均给他们所有人。他拼命想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坏蛋,却不知道连刺猬都有着柔软的腹部。

巴基喜欢看托尼笑,喜欢看着他早上起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样子,更喜欢托尼和人吵嘴时鲜活的表情。似乎只要能在这个人的身边,那颗冰冻了多年的心脏就会再次跳动,而且一次比一次强劲有力。

他们训练的场地其实并不远,巴基觉得自己还没有看够,但他们已经到了地方。

克林特第一个跑了下去,他边跑还边询问贾维斯:“贾维斯,到了吗?”

也幸亏贾维斯明白他的意思,这位全能的管家回答他:“还差十五分钟,您可以先吃点水果填填肚子。”

“他不值得吃。”托尼立马说,“别把水果给他吃了,待会儿他又要闹起来。”

“什么意思啊你!”克林特不开心了,他刚拿了颗李子,听到这话就顺手把东西扔了过去,“输了就这样对我,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

“呦,我还稀罕了。”托尼笑了笑,他正准备侧身躲开那颗李子,但有一只手已经挡在他的面前。

巴基的控制力非常好,就算他出手很快,但还是保持了水果的完整性。不过克林特本来就没有用力,就是托尼被砸中也只是疼一小会儿的事情。

“谢了,soldier。”托尼感激地拍了拍巴基的肩膀,然后眼珠子转了转,正想再说些什么……

史蒂夫打断了他。他是最后一个下来的,然而这三个人一闹,他就被堵在了后面。

“几位!”他提高了声音,“有什么事我们进去了再说,好吗?”

“好的,队长。”克林特嘻嘻哈哈地走了,还对托尼挤了挤眼睛。

托尼还是给史蒂夫一点面子的,所以他只是假意叹了口气,“谁能不听我们美国甜心队长的呢?”他说着,摇头晃脑地走了,顺带捎上了一只非要和他一起走的巴基。

史蒂夫对于他这种叫法不置可否,只是耸了耸肩,跟在他们后面走了进去。

倒是巴基有些在意托尼没有说出口的话,他知道托尼在刚才肯定有了什么不一样的想法,并对其异常好奇。不过托尼既然不想开口,那他也不会去询问。

几个人刚走到客厅坐下,克林特就已经抱着果盘吃得十分起劲了。托尼本来还不饿,却热衷于和他抢东西。两个人一个拼命护着,一个又时刻准备抢,于是闹得十分热闹。

克林特还是没能护住所有的水果,不过也许是故意的,他的实力当然远不如这样。托尼拿着抢过来的几个水果笑得十分开心,还不忘给一旁看戏的巴基和史蒂夫分一些。

“你不吃抢那么多干什么!”克林特叫道,“我们这么深的交情,现在连个水果都吃不上了。托尼,你还是人吗?”

“别睁眼说瞎话。”托尼冲他翻了个白眼,“把你手里的东西吃了再跟我说话。”

“哼!”克林特别过了头,他才不和这个输家一般计较呢。

托尼笑了笑,正准备吃掉自己手上的苹果。

“托尼,”巴基突然拉住了托尼的手,托尼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巴基一本正经地盯着他的眼睛说,“别吃了,贾维斯订的餐快到了。”

“对哦!”克林特手上的果盘一下子全掉了,各式的水果撒了一地。

托尼再次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示意躲在一旁的小笨手上来清理。

机器手本就在旁边看了好一会儿了,这次见托尼终于叫到自己,连忙兴奋地跑上前来,中途还险些拌了一跤。它兴冲冲地将地上的水果收拾干净,还对把手上的水果递给它的克林特歪了歪头表示感谢。

克林特连连称赞,还说这个机器手把托尼懂事,当然他最终得到了一个白眼。

小笨手得到了克林特的水果后像是触发了什么不得了的机关一样,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们手上的水果上。托尼最先投降,一边抱怨着一边把手上的苹果放进了它手里的托盘上。

看到这个来自自己【阿爸】的苹果,小笨手的眼睛都亮了。它又将目标转移到了史蒂夫身上,美国队长可受不了它可怜巴巴的神态,只能把自己的东西充了公。

于是就只剩下巴基了,但是这就出现了问题。巴基拿着水果面无表情地和小笨手对峙着,丝毫没有要拿出来的想法。

史蒂夫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这家伙的尿性。

托尼倒是笑得前仰后合,他一边笑一边搭上了巴基的肩膀,试图把他手里的东西扣出来。

巴基只是握紧了手,看着托尼的眼神都有些可怜巴巴的。这让托尼更开心了。

“老兄。”他说,“别这样,这只是一个水果,别弄得像我在虐待你一样。”

巴基没有说话,但是他的嘴抿了起来。他本就长得好看,这就更像一只被欺负了的大猫。而且他又不敢还手,也不敢让托尼受伤,只能任由托尼把他手里的东西扣了出去。

托尼只能在他的眼神中举手投降了,他叹了口气,把东西又重新塞回巴基的手里,看着他瞬间亮起来的眼神就不由得勾起嘴唇。不过托尼又迅速把嘴角的弧度抹平了,他装模作样地把小笨手推开了。

小家伙原本还不乐意,但托尼已经把他推走了。它没有办法,只能垂头丧气地离开。

“重色轻友。”看戏的克林特嗤笑,“见利忘义。”

“你这就过分了啊!”托尼横了他一眼,“我哪有?”

克林特本想说些什么,但是贾维斯突然开口了。

“sir,晚餐已经送达。”这位任劳任怨的管家这么说。

听到这个,克林特哪有心情继续和托尼斗嘴,他急忙往餐厅跑,还不忘询问贾维斯有没有他喜欢的菜肴。

史蒂夫摇了摇头,看了端坐在那里却让人觉得莫名开心的巴基一眼。但是巴基只顾着浑身冒粉色泡泡了,根本没注意到自家老友的眼神。史蒂夫没有办法,只能跟在克林特身后离开。

今天本就只有他们四个人在家,于是托尼就和巴基独处一室了。

巴基一边把玩着托尼塞给他的水果,一边又忍不住偷偷摸摸地看托尼几眼。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越看越觉得托尼可爱到无与伦比。但实际上托尼现在甚至是有些狼狈的,他的衣服在方才的玩闹中弄得皱巴巴的,衬衣已经蜷了起来,露出了小半截白皙的腰身。他的头发已经凌乱了,甚至有几根毛还翘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托尼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巴基热烈的眼神,他拍了拍巴基的手,说:“巴基,我们走吧?”

巴基点了点头,跟在托尼身后走着。那距离近得厉害,几乎只隔了一个拳头。

他们上桌时克林特已经开始吃了,这家伙似乎真的饿了,即使他之前吃了些水果填肚子,现在也在狼吞虎咽。他甚至还把几道他喜欢的菜偷偷摸摸地拉近了一些,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一丁点儿多余的地方。

史蒂夫倒是在细嚼慢咽,看到两人走进来,还不忘抬头给他们打声招呼。

托尼看见克林特吃得这么香,便也拉开了椅子坐下,回了史蒂夫后加入了抢菜的阵营。

巴基就这么被抛下了,不过他并不在意,只是挨着托尼坐下。他的动作很快,就算是克林特也防不住他,他迅速从克林特的手中抢出了几口菜放进托尼的碗里。

托尼看了他一眼,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克林特难得没有说什么,他看到巴基把菜放在托尼碗里后就开始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眼睛滴溜溜地乱转。

“原来你还有这招呢。”他说,“我居然都没看出来。”

托尼笑笑,“要是让你看出来了,你不就赢了?”

“难怪你有恃无恐,你居然有这么一个杀手锏。”克林特已经吃好了,所以他趴在桌子上假意哭诉,“你居然骗我!”

“得了吧你。”托尼毫不客气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

“你还没赢呢!”克林特叫到。

巴基没有听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他看到托尼在克林特说完这句话之后愣了一下。他正想帮托尼说些什么,但其实他也不知道他应该说什么,托尼接下来的动作就让他直接楞在原地。

“谁说的?”托尼怼了回去,然后突然偏过身来,给了巴基一个面颊吻。

仿佛是有魔力一样的吻让巴基的脸都红了起来,然后几乎是本能的,在托尼退回去的时候他把他扣住了。

没有多余的思考,巴基被那个蜻蜓点水般的吻给吸去了神智。他全靠着本能把托尼扣下,然后迅速吻在了他的唇上。

在梦境中磨练过无数次的,巴基轻轻撬开了托尼的唇。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托尼不但没有抵抗,反而顺从地张开了嘴,放任他的舌头伸了进去,甚至还主动与他交缠起来。

接下来就像是出现在巴基一直以来的梦境里一样地,他和托尼在接吻,而且是那种唇齿纠缠的长吻。两位曾经的花花公子毫不吝啬自己的技术,似乎非要分出个高下来。

最终还是托尼先投降了,他用力把巴基推开,然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们的嘴唇分开后都已经红肿,他的唇上还有着亮晶晶的水纹,在灯光下显得异常撩人。

史蒂夫被他们吓得已经停下了动作,克林特倒是兴致十足地看着他们,甚至还吹起了口哨。

“抱歉。”巴基低下头不让自己去看托尼波光粼粼的唇,还有他脸上泛起的红晕。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好挡住自己已经有反应的某处,然后真心实意地道歉,“我很抱歉,托尼。”

托尼舔了舔嘴唇,问:“感觉怎么样?”

“啊?”巴基愣了一下。

“我说,感觉怎么样?”托尼点了点唇,“你喜欢吗?”

“喜欢。”巴基点头,他确实喜欢那种感觉,他喜欢托尼,所以喜欢和他接吻。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和他在一起。

“作弊。”克林特小声道。

巴基听到他声音后看向他,然后把视线移到了托尼身上。他本就聪明,所以迅速理清了一切。

“你和克林特打赌,和我有关?”他询问着托尼。

托尼非常诚实地点头:“你猜到了。”

“什么赌?”巴基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本来因为喜悦而泛红的脸一下子褪去了红色。

托尼察觉到了他身上的变化,他笑了笑:“别担心,Soldier。”

“我跟他说,我能让你主动吻我。”托尼笑着握住了他的手,“因为我知道你喜欢我,别担心,我不是那种没节操的人,骗人感情的事情我可做不来。”

克林特撇了撇嘴,然后被史蒂夫给按在了座位上。

“所以……”巴基一下子屏住了呼吸,心里的猜测隐约浮现出来,他希望那是真的,又害怕自己想太多。他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却从不像这样患得患失。

“我喜欢你。”托尼笑着靠近他的脸,他用自己的鼻尖去触碰巴基的,他们的呼吸打在对方的脸上,“Soldier,你呢?”

“我也是……”巴基喃喃道。

克林特翻了个白眼。

——————END——————
什么鬼啦!又爆字数了开心。
希望小伙伴们吃得开心。
本来我准备写锤铁来着,结果写到一半把基妹给拉进来了,越写越不对,我感觉快写成锤铁/霜铁了。
而且最重要的事是我的车已经上路了。
所以给小伙伴们带来一篇冬铁,这对简直一言难尽233333。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们。

评论(6)

热度(241)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梦中雨婷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