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盾铁】没有人知道托尼的味道,但是那天史蒂夫闻到……(上)

我大概可能也许是第一个发贺文的?
原谅我只有个上……
abo,七夕快乐
今天是罕见的休息日。地球很平静,那些反派们似乎也宅在了自己的基地里,没有什么需要超级英雄们出动的地方。于是他们闲了下来,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长时间的忙碌后托尼几乎要忘记休假的滋味了,他们在前段时间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两个用,而现在却集体瘫在沙发上动也不动。

不过史蒂夫除外,他占了一个单人沙发,虽然看得出他很惬意,但他的背既然是挺直的。托尼的视线不自觉地顺着那条直线一路往下,结果对上了他一条黑色的休闲裤。

托尼眨了眨眼,在史蒂夫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把视线收了回去。他往沙发的里面缩了缩,几乎要把自己蜷成一团了。他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在蠢蠢欲动,房间里的信息素很多,有Alpha,也有Bate,甚至还有Omega的气息,但那并不是托尼的,那属于克林特。

托尼自己是没有信息素的,也许很奇怪,但事实如此。当初霍华德还为此伤了不少脑筋,虽然托尼后来才知道这件事。他做了检查,发现自己的激素水平证明自己是一个Omega,一开始他还不信,直到他成年后第一次发情期的到来。

托尼的信息素水平其实很高,但是他没有味道。这对一般人来说很不利,因为闻味道是他们区分同类的首要途径。不过对托尼来说却不算什么,身为霍华德.斯塔克的独子,光是一定会位于他名下的SI就足以让人们趋之若鹜。

但总有人对于钱财和权势毫不在意的,托尼准确地从混杂的气味中找出了属于史蒂夫的那股,像是酿造了许久的醇酒,香味悠长又让人魂牵梦萦,甚至还有一些辛辣。托尼用余光观察着史蒂夫,这都快成了他的习惯了。

直到克林特把话题引向他。

“托尼没有信息素这一点真是太作弊了。”克林特义愤填膺地道,“他要是玩捉迷藏肯定不会担心被人发现,这简直是令人发指!”

“我才不玩那种小孩子的游戏。”托尼打了个哈欠。

克林特的情绪有些激动了,他确实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但也许是出于对大家的信任,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任由那愈发甜腻的信息素弥漫了整个房间。托尼有些闻不到史蒂夫的气味了,克林特的信息素十分甜腻,像是加了十几斤糖的甜点,但那些Alpha却喜欢这种,所以当初克林特才成为了一位特工。不过后来他们发现这家伙在另一方面的能力更加突出,克林特才从那些色诱的任务中解脱出来。

“放轻松,男孩。”娜塔莎敲了敲他的头,她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将克林特外放的那些包裹起来,两种信息素开始融合。也许是他们建立过联系的原因,一种草木般的清香取代了原本甜腻的气息。

托尼又能闻到那股酒香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史蒂夫的气味会是酒香,但这并不影响他舒展开了皱起来的眉头。

娜塔莎看了他一眼,托尼心中一跳。但是他迅速镇定了下来,加入了和克林特的辩论中。

但他毕竟分心了,平常他和克林特之间的胜负就是五五分,这次他又不在状态。于是输给了克林特也是理所当然。

作为输者的惩罚,克林特拉着托尼要在大厦里玩捉迷藏,还向其他人也提出了邀请。

娜塔莎拒绝了,她可不想参加进这种“小孩子的游戏。”休息时间对女人来说总是宝贵的,她们乐意于用一切时间来填满房间里的衣柜,即使她们已经有了满满一大箱衣服。

“女人的衣柜是永远不会满的。”娜塔莎对于托尼翻了个白眼,“继续你们的游戏吧,放过我。”

托尼还想说什么,但是克林特拉住了他。

“Nat,走好。”克林特露出了自认为最真诚的笑容。

“别弄得像我要壮烈牺牲了一样,巴顿。”娜塔莎在门口停了一下,“为什么你总要暴露自己的智商?”

不等克林特说什么,她就已经离开了。

克林特却没有什么动作,他连反驳也没有。在托尼看来这很不正常,无论是娜塔莎走之前那句看似嘲讽的话,还是克林特现在不寻常的表情。

拜托!鹰眼可不是什么任由别人嘲讽的人,就算是托尼也不能保证能每次从他语言的狂轰滥炸中胜利归来。

克林特却不管托尼异样的眼神,他将目标转向了坐在沙发上的雷神。

托尔今天穿了一身西装,那头过长的发也被尽心打理过了,如果不是他手上的锤子还在,他和之前战斗的形象算的上判若两人。

不过帅气程度还是没变的。托尼朝着他笑了笑,然后看着克林特拼命地游说,终于把托尔拉下了水。

“其实吾对中庭之游戏甚是在意,若有机会,理当一试。”托尔笑得开怀,“且汝为吾好友,更不可拒绝。”

克林特欢呼了一声,递给了托尼一个挑衅的眼神。

托尼摊了摊手,看向一个人坐了一个大沙发的班纳。

好脾气的博士不愧是最圆滑的beta,他先是表达了对这个游戏的看法,然后感谢托尼对他的邀请,最后则抛出了致命一击。

“浩克可能不喜欢这种游戏。”

没有办法,托尼只能对史蒂夫软磨硬泡。队长倒是同意了这个游戏,不过他也给出了要求。

“我们不能单纯地玩乐。”这位严于律己也同样严于律人的大兵说,“那么我加一个要求,所有人必须收敛好自己的信息素,这也算是一种训练。”

“不过……如果谁输了。”史蒂夫露出了一个分外明媚的笑容,“他的训练量加一倍。”

“这对托尼来说就是作弊。”克林特小声嘀咕着,不过他还是第一个响应了史蒂夫的号召,“我同意!”

————
这也就是托尼蜷在这个小房间里的原因了。他拥有这个大厦所有房间的权限,只要他想躲,找到他就不是那么容易。

虽然他们在之前明令禁止了托尼找贾维斯当外援,但他可不是会乖乖听话的类型。再说了,他也不是什么都靠贾维斯做的。

他现在在史蒂夫的房间里。在这个房间没有被美国队长征用之前,这里就曾是他藏一些好东西的地方。为了防止那些东西被佩普发现,他还特地安装了一个秘密的小隔间。

现在这个隔间用来藏他是再好不过了。或许对别人来说最难的是要隐藏自己的信息素,但托尼可不需要这么做。

他只要静静地坐在这个小隔间里,就没有人能发现他。

托尼这么想着,突然闻到了一股独特的气息。

那是克林特。

托尼不自觉屏住呼吸,但他很快想起这家伙也是这场游戏中被抓的对象。他们在抽签之后就决定了做“鬼”的人选,出乎意料的,中奖的是一贯好运的史蒂夫。

不知道这家伙现在过来干什么。托尼到底还是没有发出声响,他不知道克林特的目的,同样也不知道克林特是否已经暴露。

——美国队长纵然正义凛然,一些正常的欺敌手段还是会使的。

克林特似乎找到了一个好地方,托尼听到了木板门开关时的吱呀声。然后过了不久,那股子甜腻的气息就开始慢慢减弱,直到消失不见。

但是空气中他之前散发的信息素还是在的,克林特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紧接着,他似乎喷洒了什么东西。

一种柠檬清洁剂的味道在房间里弥漫,将之前的味道完全覆盖,这个房间就又是清新的了。

不知道他从哪里拿来的队长专用的清洁剂。托尼暗自想着,他的神智有些不太清醒了。

这个小隔间因为本来是用来储存些易碎的瓶瓶罐罐的,所以托尼特意在里面铺了一层厚厚的毛毯,不光看起来格外高大上,摸起来也是异常舒适。

现在他坐在毛毯上,脑子就有些犯迷糊了。

托尼很久没有休息过了。他们前一段时间格外忙碌,他不得不集中所有的精力。甚至他还给过自己几针,这让他在当时显得格外亢奋,但是激动过后,现在汹涌而来的疲惫感让他有些狼狈。

他觉得自己像是一艘在大海上航行的孤舟,疲惫的浪花几欲将他这艘船掀翻。如果说之前他是碍于面子不愿意表露出来,现在这张柔软的毛毯就击垮了他所有的防备。

就睡一会儿。托尼想,反正不可能有人找到他,等他睡醒后出去就能胜利了。

在这种念想的催动下,托尼慢慢合上了眼。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悠长起来,那两撇胡子随着他的呼吸忽上忽下,看得人心痒痒。

托尼做梦了。他很少做梦,但每次做梦都意味着什么重大的事情。比如上一次他梦到自己和史蒂夫约会,这才让他真正确定自己的心意。
—— 小破车


他的手扶在了门上却不想推开,他在心里思考着叫装甲来把史蒂夫打晕后逃走的计划,却发现这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就在这个时候,史蒂夫突然开口了。他的声音还带着情欲的味道,就这么说:“托尼?出来吧。”

他知道是我?他怎么知道的?他说这话什么意思?几个问题同时从脑海里蹦出来,托尼却没能得到一个答案。

几乎是破罐子破摔的,他推开了门。

——————TBC——————
今天从学校出来看到有人卖花,这才发现居然是七夕QAQ
实在肛不出来了,下等几天再放。
新手上路,多多关照。
小天使们七夕快乐!祝单身狗顺利脱单,现充们能一直甜甜蜜蜜!

评论(14)

热度(313)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梦中雨婷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