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盾铁】The best time(少年妮)

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是一种病。然并卵。
作为一个起名废感觉这个名字取得超级好!

遇见你是我最好的事情,这是最美好的时间。
————
托尼检查了下自己,完美。

一条虽然整洁却已经洗的发白的背带裤,一件普通的甚至还有些顽渍的白色衬衣。托尼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让其自然翘起几根,然后戴上了一顶棒球帽。

“开始?”他自言自语着,在街上闲逛。

有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他顺手拿了一个苹果,把手里准备好的零钱递给一边的老板。然后他转了个身自然地低下头,走进了一条小巷子。

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急匆匆地跑了过去,引起了人群的一阵嘈杂。托尼咬着苹果发笑,他从另一边转出来,继续融入了人群。

但过不了多久,那群人又重新返了回来,他们拿着手机正在与人交流,却离托尼越来越近。

“真糟糕。”托尼皱了皱眉,显然场外有人给他们做远程指挥,而且他身上肯定有什么定位的东西。

他朝着人流密集的方向走去,还不时从口袋掏出东西检查一下。但一样都不是,不是手机,不是钱包,不是他无意中办的公交车卡……

托尼有些烦躁,他已经掏空了一个口袋,而那群人却乘着这个时机越走越近。托尼转了个方向避开他们的包围,手上的动作开始急躁了。

终于等他从裤子袋子里摸出一只怀表时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重量不对。

他想着,“啪嗒”一声拨开了表盖。这是只很普通的表,除了它的价格外没什么特别的地方,甚至它还不是托尼喜欢的款式——十五六岁的少年可不太喜欢这种复古款的东西。

但他这次出来还是带上了它,因为这毕竟是霍华德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

不过也许是托尼想太多了。

他叹了口气,迅速把那个控制表盖开合的撞针徒手卸了下来,他的手因为过度用力而发红。但他毫不在意,而是啃完了最后一口苹果。

得把这东西转移出去。托尼想,他把苹果核扔进了垃圾桶,投出了一个完美的弧线。

但不等他做些什么,他就突然被别人拌了一跤。没有摔在地上,那个人的反应异常灵敏,几乎是立刻就把他扶了起来。

于是顺水推舟地,托尼把那枚卸下来的撞针卡在了男人的袖扣上。

“抱歉。”男人温柔的声音传来,他小心翼翼地扶着托尼,“你没有哪里受伤吧?”

托尼没有说话,他看见那群黑西装似乎注意到了他们。虽然在心里怒骂着自己的手比脑快,但他不得不让男人带着他离开。

“可能不太好。”他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更柔和些,带上了些痛苦的滋味,“我想可能崴到脚了。”

这是实话,他的确感到了脚上的疼痛,所以也不算欺骗。

男人更加内疚了,他也没想到这个孩子会因此受伤,“对不起,我带你去医院吧?”

那可不行啊,大宝贝儿。托尼看了眼男人英俊的五官和浸满了担心的蓝眸,他尽量控制住自己不被那头金发吸引。

“可能不行。”他低头,有些局促的样子,“我不太喜欢医院。”

“可是不去不行的。”也许是看他年纪不大,男人的声音又柔了几分,“去看看,要是出问题就不太好了。”

要是真去了我就不太好了。托尼翻了个白眼,但他仍装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不想去。”他轻声道。

有一个黑西装朝着他们走了过来,托尼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他握紧了手,把衣角揉成了一团。

不知道男人脑补了什么,托尼听到他叹了口气。

“好啦!”男人揉了揉他的头发,但显然只摸到了那顶帽子,“拿你没办法,会哭的小孩子才有糖吃的。”

“我又不吃糖。”托尼心里一急,直接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他看到男人愣住了。糟糕,他想,人设居然崩掉了,不知道这个人最后会不会带自己走?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那位穿着黑西装的大汉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他的脸上还有一道疤,看起来格外引人注目。

“先生您好。”他说,“请问您有没有……”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男人抬起了头。这个大汉就愣住了,然后托尼几乎可以看见他身上实体化的喜悦。

“罗杰斯先生!”大汉有些激动,他手忙脚乱地,最后甚至行了个军礼,“能在这里见到您太好了!”

很标准的姿势。托尼从男人的背后探出头来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们,他一会儿看看那个大汉,一会儿又打量着身前的男人。

名为罗杰斯的男人似乎也很高兴的样子,他拍了拍那位大汉的肩膀:“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你退伍了?”

“还没呢。”大汉笑着,他似乎看了托尼一眼,然后很快转移了视线,“最近在执行任务。”

托尼不知道他看出来什么没有,但他只能躲在罗杰斯的身后听凭发落。他的内心暗暗叫苦,不曾想到这个机缘巧合遇上的男人和这群家伙居然有联系。

明明看起来就不像啊。托尼的视线不自觉落在了罗杰斯的身上,他只觉得这个人简直好看地厉害,十几岁的少年也找不出什么过于高深的词语,对于托尼来说这种贫瘠的形容却更有价值。

他身边的俊男美女不少,但没有一个人能和罗杰斯一样。这个男人像是从幻想世界中走出来的英雄,那种穿着骑装,骑着白马,能用宝剑大战恶龙的英雄。托尼小时候迷恋过这个,但他以为那种情绪已经消失了,没想到现在被罗杰斯给挑了起来。

也许在走之前应该要一个电话号码。少年咬了咬唇,眼神里满是焦虑,虽然他已经不耐烦地小步跺脚,却还是缩在罗杰斯的身后,只偶尔像小松鼠一样探出半个头,一有什么动静又缩了回去。这让罗杰斯不由得轻笑出声。

“那我就不问你了,我要走了。”他这么对昔日的战友说,“有个小家伙等急了。”

“OK,那我下次找你。”大汉深深地看了托尼一眼,点头离开了。

这就过关了?托尼突然有些不真实感,他以为至少又要经过一番斗智斗勇,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过关了,这可不像这些人的水平。

托尼已经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了,但他每次都很快被找了回去,最久的一次也不过半天。这群人是军队出身,甚至有人和刚刚那位大汉一样在役,手段不是常人可以比较的。

霍华德也算是下了大功夫,可惜托尼一点也不想领情。

大汉把黑西装们集合在一起说了什么,有人指了指托尼他们所在的方向。大汉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摇头。又是一番争论后,大汉总算带着人离开了。

托尼刚松了一口气,身边的人就说话了。

“我叫史蒂夫.罗杰斯,你可以叫我史蒂夫。”史蒂夫小心翼翼地拉住他,“你还能走吗?”

“不知道。”托尼摇头,他试着动了动脚,然后感到了一阵钻心的刺痛,这让他瞬间白了脸。他有些可怜兮兮地抬起头,“疼。”

“那可能伤地比较厉害,刚刚我太鲁莽了。”史蒂夫歉意地看着托尼,然后突然背对着托尼弓下身子。

????托尼不解地看着他。

“上来吧,我背你。”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不去医院,好歹我带你去我家上药吧。”

托尼楞了一会儿,道:“你对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什么?”史蒂夫疑惑。

托尼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就是……带别人回家什么的。”

男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直起身来,然后渐渐红了耳垂:“不是,你小小年纪想些什么呢?”

“那就不用了。”虽然还是很想要到史蒂夫的电话号码,但危机暂时解除的托尼已经放松,他不再遵循之前作出的好学生人设,而是肆意起来,“第一次应该留给心爱的女孩子,我这样的男孩子就不用啦!”

被他的口无遮掩闹得更加窘迫,史蒂夫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跟不上世界的潮流。现在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吗?但是看着托尼笑意盈盈的样子,他的心又不自觉软了下来。

也许是这个孩子长得太可爱了。他想。

“好啦。”托尼拍了拍他的手臂,“罗杰斯先生,我要走了。”

史蒂夫反射性地拉住了托尼的手,他的眼神躲闪了几下,然后被坚毅所替代。

“不可以。”他强行把托尼抱了起来,“这种伤如果不及时处理,可能会落下病根的。”

史蒂夫大踏步地朝前走去,他抱了个不算轻的人,却像是只提了一袋纸巾,轻松地厉害。

“无论如何,我都得帮你看看。”史蒂夫说。

托尼头一次开始后悔起来。他后悔当时拒绝了那个邀请,这个样子太丢人了。

这还不如让史蒂夫背他呢!
————TBC————
私设超级多,想写可爱的少年妮,感觉我特别丧病。
队长的设定改了比较多,现在大概是近三十岁?二十七八的样子。
后面准备写师生梗,培养下感情。
我也想要一只少年妮对我撒娇!【满地打滚】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