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盾铁】The best time(三)

托尼第二天没能起来床。

他从睡梦中挣扎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十点半,闹钟在叮铃铃地响着。他看也没看地直接拆下了一个零件,于是世界重归清净。

碍于昨晚的事情,托尼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来。他昨天没来得及换衣服,昨晚的衣服经过了一晚的折腾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了。

但是托尼一点也不担心,他轻车熟路地在房间的角落找到了藏起来的衣柜。按下精巧的机关后,衣柜从墙壁中浮现出来。

托尼随意翻捡了几下,找出了件普通的衬衫穿上。胡乱吧啦了几下头发,他又冲到卫生间去接冷水抹了一把脸。

冰冷的感觉将睡意驱走,托尼打了个冷颤,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他悠闲地走下楼,发现贾维斯已经为他收拾好了一切。桌子上的早餐还在冒着热气,上课需要的书也被整理好了放在一边。客厅里井井有条,整洁极了。

香气扑面而来,像一只无形的手勾动着托尼的渴望。他揉了揉肚子,感觉那里已经是空空如也。

快速拉开椅子坐下,托尼开始享用这顿早点。贾维斯的手艺他清楚得狠,但似乎今天的食物比往常要美味一些。

也许是因为心态的问题。

托尼想,他好不容易从那间房子里搬离出来,才显得这里连食物都美味一些。

慢吞吞地啃完了两个三明治,托尼把桌子上的牛奶倒进了窗边的盆栽里。为了不让人发现,他还特地倒了些水进去将其稀释掉。

等做完了这件事后他拍了拍手,准备去学校看看,却在不经意间瞥到了桌子上那把钥匙。

我昨天是不是说要给肥鸟加餐来着?托尼想着,终究还是把东西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贾维斯已经换过锁了,这位管家昨天还说这栋房子不属于他们,今天就把锁给换了。托尼觉得自己的性格完全是受了这位先生的熏陶。

新的指纹锁很灵敏,托尼计算出了它的反应时间,发现这算得上是很快的了。不过他还是不太满意,如果可以的,他能在解决完学校的事情后回来改造一下。

最好能联网。托尼想,他在构思一整套的房屋管理系统,也许现在得加上一项了。

走出门时托尼习惯性地环顾四周,他发现周围有几间房子已经有了新的住客。感叹了下贾维斯的工作效率,托尼直接敲开了其中一家的大门。

开门的是一位个子不高的女性,相貌勉强算得上清秀,但是笑起来特别可爱。这位女士询问:“你好,先生,请问……”

“别说了。”托尼直接打断了她,“贾维斯应该有告诉过你我今天去学校,我没有车。”

“……”女人脸色都变了,她的嘴唇张合了几次,最终干巴巴地道:“所以?”

“你有车,不送我吗?”托尼冲她笑,他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也不是第一次利用这一点了。他的头发是棕色的,在阳光的照耀下却带上了金色。他有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弯起来让人心痒。他的唇色有些偏淡,在他的身上却显得恰到好处。

他笑起来像是带着阳光撒向大地,很少有人能拒绝这个,至少这个女人不行。也许是被托尼的笑容迷花了眼,也许是看在这位也算是她雇主的份上,女人还是同意了。

等托尼到了学校,他没有立刻下车,而是靠在了窗户上看着女人。他的神情专注,像是看着自己在意的人一眼,眼神温柔。

他勾唇:“我……”

“抱歉。”也许是打断别人的话带来的报应,他的话也被打断了。被宠坏的小少爷不满地皱起了眉,却在看到说话人的时候瞬间舒展开来。

“这个家伙说的话一句也不要信。”来人笑着从窗口伸进手臂来揽住托尼,“他的嘴可以说出一朵花儿来。”

“这可比不上你。”托尼把他的手掰开,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给了女人一个眼神,这个女人便明了地发动汽车走人了。于是托尼这才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位,看到扎进裤子里的衬衫时不禁发出了啧啧的叹息:“克林特就你这品味,怕是说出一朵花来也不会有人喜欢的吧?”

克林特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把这家伙狠狠揍一顿的欲望,但他想到了昨晚的事又不自觉升起一种愧疚,这让他控制了自己。

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他想着,做了几个深呼吸:“好了,我们进去吧。”

托尼可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他推开克林特的手,说:“去干什么吗?我得去班纳那里销假。”

对了,他在离家出走前甚至拜托克林特帮他请了假。不是他怂,他和导师班纳的关系算是很好了。但没有人能在愤怒的班纳面前不为所动,托尼也一样。

“……”克林特的脸一下子僵住了,他飞快地转头拉着托尼走,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脸色。

但事与愿违,就算托尼经常半夜躲在被子里画图纸,他的视力依然良好。所以自然地,他看到了克林特的脸色。

不好的预感在心头蔓延。

“等等。”他停下了脚步,把在前面走的克林特拽在了原地,眼神里带上了几丝震惊,“你这只肥鸟……不会忘记了吧!”

克林特抖了抖,小心翼翼地开口:“我不是故意的,昨天娜塔……”

“不要说了!”托尼气得作势去掐他的脖子,“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我要为民除害!”

“娜塔也是朋友嘛……”克林特放任他的动作,还好心提醒,“下节就是班纳老师的课,你确定要迟到?”

“滚!”托尼瞪了他一眼,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克林特急忙跟上,在途中还连连道歉,却只换来了托尼的冷眼。他也不恼,只是说着说着就偏题了。

一开始他还在诚恳地道歉,却不自觉聊起了昨晚和娜塔莎一起看的电影。他一边说着,还一边露出了回忆的表情。

“蠢货。”托尼小声说着。他已经站在了教室门前,少年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推开了门。

布鲁斯.班纳博士已经站在讲台上了, 他刚刚打开课本准备开讲,就看到了托尼。他有些担忧地看着托尼不太好的脸色,关心道:“托尼,你的感冒好了?”

感冒?托尼的脑子飞速运转,他还没明白情况,但这并不妨碍他顺着这条线索发挥。

于是他点了点头:“差不多了,班纳,我有些东西想给你看看。”

这可不是谎话,不过他嘴里的“这些东西”是老早以前的事情了。

因为他们的关系不错,布鲁斯也的确在于托尼的相处中得到了启发。这位一点也不在意年龄这回事的博士也早已把托尼提到了朋友的地位,所以他对托尼的话没有半点怀疑,只是点头:“那就下课来找我吧,你先去坐下。”

托尼顺势在倒数第三排坐下。克林特跟在他的后面逃过了一劫,这时候煞有其事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刚刚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会和上次那个师哥一样被扔出去。”他小声道。

托尼给了他一个白眼:“如果你和他一样作弊的话,我想会的。”

“那还是算了。”克林特摇头,“班纳博士那手劲我可撑不住。”

托尼只是笑。

克林特见他的心情转好,又恬不知耻地凑上前来:“你找别人帮你请假了?是谁?”

托尼摇头:“我也不知道。”

克林特还想说什么,但布鲁斯已经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博士敲了敲讲台以示提醒,于是这只小鸟立马安分了下来。

没有克林特在一旁捣乱,托尼倒也听得认真。布鲁斯确实有真才实学,如果不是学校的校长和他有交情,他也不会来这里教书。

托尼知道这一点,他还为了接近布鲁斯做过周密的计划。但最终什么都比不上一张他写着不完全设想的草稿纸,因为它,布鲁斯才开始关注起这位风云人物来。

专注的时候总是过得极快,好像还只过去了几分钟,托尼就听到了下课的铃声。

布鲁斯还有一部分没有讲完,但是教室里已经开始躁动起来,他只能无奈地合上书本,表示下次继续。

托尼没有立刻去找他。他只是拉着克林特瘫在座位上,开始思考到底是谁做了好事却不愿留名。

“肯定是位大美女,我请她吃饭。”托尼说。

“要是男的怎么办?”克林特拆台,“你要以身相许吗?”

“如果你这样的就算了,像史蒂夫那样的应该可以接受。”托尼想到了昨天遇到的那个人。

“谁?”克林特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他反射性地询问。

“什么谁?”托尼疑惑。

“就是……”克林特的话还没说完。

“就是你口中的史蒂夫。”红发的女孩老神在在地靠在门口,“看样子你这次出去遇到了好事。”

——————
可能有部分鹰寡,但其实我站寡姐总攻!哈哈哈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

评论(3)

热度(32)

  1. Gideon梦中雨婷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