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不过最喜欢铁了!!不接受反驳!某天雷cp恕我接受不能

【虫铁】真爱不需要密码(一发完)

甜。
托尼被洛基下了诅咒,他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连交流也被隔断。
唯一能将他解救出来的方法,就是输入正确的密码。
只有托尼真正在意的人才有输入密码的机会,密码可能是最想说的话,或是最难忘的一天。
————

美国队长被人群所包围,但他无计可施。
这并不是在战场上,他手里的武器从来不会对向平民。即使身上仍然穿着那身制服,但他已经不再是战场上的利器。
身边的男男女女们围绕着他,握着自己的“武器”,试图能从史蒂夫的口里掏出只言片语。他们都有着独特的技能,能从一句话延伸出无限的深意。
“请问为什么钢铁侠没有出现?”
“过去都是他主持招待会,今天他没有到场是不是你们内部出现了矛盾?”
“上次的战斗史塔克先生并未出现,是否有什么隐情?”
“据说SI在进行人员调整,是否和这件事有关?”
“联盟内部是否存在分歧,在你看来这种分歧会造成什么后果?”
“史塔克……”
“SI……”
史蒂夫有些疲惫,他刚刚结束了一场无形的战斗。原本以为在台上应付的问题就已经足够令人费神,却没想到真正的劫难才刚刚开始。
所有人的问题都有托尼,史蒂夫不能回答什么,他怕被这些人随手一写,托尼就会变成了将要不久于人世。他想皱眉,但他不能,他的每个表情都会被解读,用于为这些记者的猜想提供所谓的依据。即使那些猜想令人好笑。
只能不断扒开人群并不断道歉,嘴里说着“对不起。”还得小心翼翼地防止有人受伤。史蒂夫开始体会到托尼的不易,他为自己之前对于托尼的抱怨和不满而道歉,他不擅长这个,所以疲于应付。
好在万能的佩珀女士及时赶了过来,她将美国队长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得到了属于美国甜心的一个感激的笑容。
“真是太感谢了。”史蒂夫抹了把并不存在的汗,“我不敢相信要是再待一会儿我会做出什么来,我会冲着他们大喊大叫的。”
“不,你不会。”佩珀递给他一杯水,她带着史蒂夫走了特殊通道,“你可是道德模范。”
“这可不是个好差事。”史蒂夫叹了口气,他们已经走到了休息室的门口。
“但你乐在其中,队长。”门被从里面打开,红发的女特工倚在一边,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打量着他们,“进来吧。”
这是对两个人说的。
史蒂夫摸了摸鼻子,走了进去。
但佩珀却拒绝了,这位因为托尼做了放手掌柜而不得不担任起众多事物的女士摆手:“我还有事情。”
“事情是做不完的。”娜塔莎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但有些东西,你不伸手抓住就会永远错过了。”
佩珀闻言皱眉,她的牙齿开始用力地咬着自己的下唇瓣。直到唇色发白,她才勉强恢复了镇静:“我相信他。”
“但他不相信自己。”娜塔莎笑,“他愿意给你一次机会,要去试试吗?”
“……”佩珀半天没有说话,她的拳头紧握,不知如何是好。
女特工于是走过来抱住她,“亲爱的。”她的声音轻柔,“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都说祸害遗千年不是?他那样的人至少能活一辈子。”
“他是个混蛋,但他还是个好人。”佩珀反驳。
“我知道。”娜塔莎点头,她放开怀里的人,后退一步拉开了距离。然后一个潇洒的转身,她进了房间。
“别让自己后悔。”她这么说。
——
史蒂夫进房间后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从电视上传来。
“据调查,这次袭击……”
他不由得红了脸,在几人的注视下慌忙关掉了电视。
“我还没看完呢!队长!”克林特不满地叫道,“难得看到的,表现不错啦!对吧?铁罐?”
他的话一说出口,房间里的人都愣了愣,然后瞬间默然。
被注视的主人公只是坐在沙发上夸张地笑,他笑得前仰后合,却没有半点声音发出来。他像是什么也没有听见,只是笑而已。
“咳——队长这次的报告写的不错了。”克林特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布鲁斯小口地喝着热水,他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心情不太好。
史蒂夫的心沉了下来,他犹豫了会儿才开口:“失败了?”
“意料之中。”布鲁斯点头,“我确实有一次机会,但我实在不知道他到底在意什么。八位数的密码,这足够我们试到死。”
所有人都去看托尼,包括刚刚走进来的娜塔莎和跟在她身后的佩珀。
被注视的人却像是后知后觉般地回过头,他看见了佩珀,试图上前给自己的美人一个拥抱,但他失败了。他被局限在连着身下沙发的方寸之间,连交流也被隔断。
“在哪里?”佩珀控制住自己不要马上哭出来,但她的声音还是难免颤抖,“我……我下午还有会议。”
“放轻松。”娜塔莎拍了拍她的肩,然后把她推到了托尼面前。
托尼看着佩珀笑,他不能交流,于是只能用那双眼睛看着她。他当然知道佩珀过来是要做什么,所以他点头,拉开了自己的衣领。
蓝色的密码框在锁骨上格外醒目,就算佩珀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此时还是难免震惊。
还是托尼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才拉回了她的神智。
“先试试看能不能伸过去。”彼得收回了一直盯着托尼的视线,他看见了佩珀不知所措的样子,于是提醒道,“不是所有人都拥有输入密码的权利……洛基是这么说的。”
“他干了坏事还给你们留下了纸条?!”佩珀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她的手已经在无意中穿过了那个束缚住托尼的无形的怪圈,没有任何反应,所以她并没有在意。
但是其他人却不这么认为,尤其是彼得,他松了一口气,仿佛把所有的不安情绪都随着这一口浊气都吐了出来。
如果是佩珀小姐的话,就应该能满足史塔克先生的愿望了吧。蜘蛛侠这么想着,却无法忽视内心的苦涩。他不擅长应付这种情感,但似乎只要待在托尼的身边,这种苦涩就会化为最甜蜜的感觉。
彼得没能避免地流露出了几分失落。史蒂夫倒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只是走过去拍了拍这位新晋成员的肩膀。
“放心吧。”史蒂夫轻松地说,“这次肯定能成功。”
“他们都快结婚了不是吗?”克林特凑了过来,“据说相爱的人会心心相惜,所以不会有问题的。”
彼得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他点头,然后低头掩饰住自己有些崩盘的表情。
克林特还在叽叽喳喳个不停,他一会儿抱怨着托尼老是找麻烦,一会儿又咒骂洛基的无理取闹,一会儿开始兀自想象着托尼和佩珀结婚的场景。
史蒂夫也有些放松,他甚至还有心情插上几句话。
只有彼得格格不入。他想像之前那样坐在沙发上观察托尼,却知道自己只能看到佩珀和托尼站在一起的场景。
他不想看到这个。超级英雄孩子气地想,虽然他们确实很般配,但他不想看到这些。
但彼得控制不住自己,他一边胡乱应和了几句,一边偏头去看托尼。
佩珀站在托尼的面前,她的手已经点上了那个蓝色的密码框,她开始小心翼翼地在上面填写着自己的答案。但是在彼得看来,他们似乎正在拥吻。
这对于青少年来说太刺激了。彼得别过头,他想像得到自己如果抱怨出口后会得到什么,也许下一秒,他就可以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
但是没有。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彼得在意极了,他看见佩珀叹了口气。这位女士似乎一下子松弛了下来,她一直挺直的脊背弯了下来,此时正趴在托尼的怀里痛哭。
这本可以让彼得不开心的,但现在那种情绪已经在彼得的脑海里排不上号了。
怎么了?
失败了?
彼得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来。
几人都明白了眼前的情况,原本说得起劲的克林特一下子停了下来,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我讨厌洛基。”他愤愤道。
“好吧。”娜塔莎叹气,她把洛基留下的纸条瘫在了桌子上,看了眼仍在哭泣的佩珀,她敲打着桌子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她失败了。”
“这不可能。”彼得率先反驳,“洛基说,只要他听到他最想听的话,这个诅咒就会解除。”
娜塔莎看了他一眼:“别不相信他,但也别太相信他,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彼得没有开口。
“他们不是要结婚了吗?”克林特扯着自己的头发,“为什么不可以?”
“事实上,不是的。”佩珀终于恢复过来,她的眼角还泛着红晕,眼神却重新坚定,“我们不会在一起。”
“什么?”几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还是史蒂夫带头询问。
佩珀看了眼恍然大悟的娜塔莎,笑了笑:“在不久前,他向我求婚。”
“我知道。”克林特点头,“我还帮他撒过花。”
“但我不会和他在一起的。”佩珀抛出了一个炸弹,“他心里有人了。”
“……”史蒂夫皱眉。
“他不准备告诉那个人,因为他不相信也不希望那个人选择他。”佩珀继续道,“我们之前说过什么没有喜欢的人就在一起的话,但他显然为某个人所沉迷。”
“这可真是……”克林特犹豫了片刻,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我知道这很狗血。”佩珀拿起了她的包,“那个人在你们中间。”
说完,她冲着大家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彼得似乎可以听见自己如鼓的心跳声,他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但他不认为这是真实的。
还是布鲁斯打破了平静。他拍手:“有几个人试过了?”
“我和娜塔莎。”克林特回答,“托尔在临走前也试过了。”
“还有罗德。”娜塔莎补充。
“那就只剩队长还有彼得。”布鲁斯推了推眼镜,“你们去试试。”
彼得想找理由推辞,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但是本能却让他这么做了。他还给史蒂夫投去了求助的眼神,试图将这位拉进自己的阵营。
但是他失败了,因为史蒂夫几乎在瞬间就来到了托尼的面前。他犹豫地给了托尼一个拥抱,然后小心翼翼地输入了自己的密码。
没有反应。
众人恍然大悟,看向彼得和托尼的眼神都亮了很多。
“难怪铁罐对他这么好。”克林特感叹。
彼得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像是等候已久的花儿瞬间开放,彼得几乎难以控制自己。
“去试试吧。”娜塔莎把他推到托尼的面前,“我们不会怪你。”
“……”彼得还在挣扎,“如果错了呢?”
“那就只能等托尔把那个惹祸的小混蛋捉回来了。”娜塔莎明白他的犹豫,她只是拍了拍他的脸,“嘿,男孩,你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我们没有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你身上。
娜塔莎想告诉他这一点。
于是彼得深吸了一口气。他不知道托尼能不能听见他们的对话,虽然以他的反应来看他大概是不知道,但是彼得还是难免紧张。
他一边小声给自己打气,一边迟疑着走到托尼的面前。他伸出了手,却迟迟没有穿过那层屏障。
事实上也许史蒂夫他们不知道,彼得在发现这件事后就没有靠近过托尼了。他不但没有试图触摸过托尼,也离那层屏障隔了好远。
这是因为害怕。
彼得害怕自己没有这个资格,瞧瞧洛基制定的规则是什么——“只有史塔克真正在意的人才有输入密码的资格。”
他以前一直逃避着,但现在却不能再逃避了。彼得站在托尼的面前,他看到这个人对着他笑,和往常任意一次一样。
如果……他在心里想,如果真的像佩珀他们说的那样,那么他是不是可以认为有和托尼在一起的机会?
他伸出的手有些颤抖地前进了几分。
没有受到阻碍。
彼得的眼神开始发亮,但他还是迟疑了,试图收回手。
但他被阻止了。
一直只是被动地做出反应的托尼这次采取了行动,他拉住了彼得的手。
【试试看。】
他无声地冲彼得比划着口型。
像是被莫名的感情袭击,彼得再也控制不住。他抱住了托尼,似乎这是最后一次拥抱。
钢铁侠回抱了他,同时……给了他一个吻。
那个吻落在了彼得耳边,却也如飘散的树叶落在彼得的心田,激起了阵阵涟漪。
彼得于是回给他一个吻,一个又一个,两个人的唇渐渐靠近,最后彼得还是迟疑着,附上了那片柔软。
托尼没有反抗,他张开了嘴接纳彼得的入侵,他甚至到此刻还摆着年长者的姿态——带领着彼得熟悉他的一切。
但很快彼得就反客为主了,他不愿放过任何一次唇舌交缠的机会,只是追着托尼纠缠不已。
他完全入迷了,忽视了身边的众人,全身全心只有自己怀里的这个人。
直到托尼推开他。
“好了……”托尼笑着擦去自己嘴边的唾液,拉开衣领给彼得看,“这是密码。”
白皙的皮肤上还残留着蓝色的痕迹,只是原本空白的密码框已经被填满了。彼得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文字。
【ILOVEYOU】
————END————
彩蛋:
“所以洛基还是耍了个心眼。”娜塔莎叹气,“他弄了个密码框,纯粹是为了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这才是他的手笔。”布鲁斯接过话,他递给娜塔莎一杯水,“不过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给托尼下那种……诅咒?”
托尼微不可见地楞了。
他的神情很快被娜塔莎捕捉到了,这位女特工眼珠子转了转,问:“托尼,你是不是……”
“……我没有!”托尼迅速否决,“我只是嘲笑了他一下,才没有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那就是你自作自受。”史蒂夫下了定论。
————END————
这个脑洞来自标题。
对了,就是看到标题想到的脑洞。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

评论(3)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