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冬铁】如果有个混蛋让你牵肠挂肚(上)
活动第五十一天
到底我为什么选到了这个日子?这大概是个系列,不长,分上中下吧。
——
凌晨三点整,巴基从睡梦中惊醒。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做过了什么梦,但那种萦绕在心口的无奈和愤恨让他难以再次入睡。房间里一片黑暗,但他只觉得自己看到了满眼猩红。
巴基仍然躺在床上,他盖着柔软的被子,却仍感受到刺骨的寒意。那是从内心里散发出来的,就是最炽烈的火焰也无法将其驱散。
但很快,空气就开始升温,头顶的灯逐渐亮了起来,却不是之前冰冷的白光,而是柔和的暖光。巨大的落地窗像是被人施了魔法,原本透不进一点光线,现在却开始变得透明起来。
巴基现在可以看到纽约的夜景了。即使是现在,这座城市仍然没有陷入沉睡。
如果不是斯塔克大厦太高,他想他可能会听到喧哗声,来自酒吧或是路边未休业的餐厅,总有人和他一样无法安眠。
“晚上好。”天花板有声音传了过来,巴基知道那是贾维斯,是托尼的智能管家。
托尼……
他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内心有什么在升起,不同于之前的那种苦涩,而是更像是绿茶或是咖啡那种,苦中带着甜蜜。
但很快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几点了?”巴基掀开被子从床上走了下来,他拿起了桌子上的杯子,却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三点过七分,巴恩斯先生。”贾维斯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鉴于您之前的作息时间,这似乎还没到起床的时候。”
“但是我得起床看看了。”巴基笑着穿上外套,“我得喝点热的。”
“房间里有热水提供。”贾维斯开了一台灯,打亮了角落里的饮水机。
“不,我不想喝水。”巴基摇头,他已经走到了门口,“我想试试托尼的咖啡,可以吗?”
“没有问题。”贾维斯没有片刻犹豫,“但是巴恩斯先生,先生并没有为他的咖啡机设置权限,以及如果您需要的话,笨笨可以胜任为您端咖啡的工作。”
“谢谢。”巴基摇头,“其实我只是想出去走走,别给我留灯了。”
“祝您好运。”贾维斯最终这么说。
巴基来到客厅里的时候发现那里已经有人了。
客厅的灯亮着,比他房间里的那盏灯亮度要低一些,巴基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蜷缩在沙发上的人影。他的视力极好,却也只能看见从被子里伸出来的一个乱糟糟的脑袋。灯光昏暗,连头发的颜色也看不太分明。
但是巴基知道那是谁。
在看见那个人影的时候,那颗安静已久的心脏开始扑通扑通地跳动着,一次比一次强烈,让他几乎怀疑下一秒这个东西就会从他的喉咙里跳出来。巴基立刻放缓了动作,他不知道他刚刚有没有吵醒这个人,不过他希望没有。
他动作轻柔地走到了沙发边上,现在就着灯光,他终于可以看清这个人了。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上一秒还扰得他心神不定的家伙现在正在沙发上沉睡。托尼似乎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的眼底泛着淡淡的青黑色,连脸色都有些苍白。他蜷缩在沙发上,一张巨大的毯子把他盖住,却没来由地凸显了他的疲惫和虚弱。
巴基不想去思考他上一次看见托尼这样是什么时候,但有些东西并不是你不想去想就会真的消失的。就算他不去想,那段记忆还是照旧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那是在他清醒过来后不久。
长期的洗脑留下的后遗症是相当可观的。他有一段浑浑噩噩的时期,有时清醒有时又会陷入沉睡,但每一次他睁开眼,都能够看到托尼。
有时候托尼坐在他的身边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看这手里的杂志,而有时候他会在那块光屏上写写画画,一边写还一边皱眉或是发笑,表情生动极了。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他才感觉自己真正从地狱里逃了出来。
巴基摇头,他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回来。
托尼还在沉睡,他似乎累得厉害,连巴基在他身边站了许久都没有发觉到。巴基不由得皱了皱眉,他按亮了自己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让他一惊——三点半。
他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还不到一个小时,却只觉得时间漫长。
【先生二点四十才陷入睡眠。】贾维斯在他面前拉开了一道光屏,【他让我三点四十的时候唤醒他,因为之前的实验进展到了关键——】
巴基敲了敲桌子,声音很小,但是打断了贾维斯。
【我会叫他。】他在光屏上一字一句地写道,【不过告诉我,他工作多久了?】
【四十小时零五分。】贾维斯迅速给出了答案,【先生一直未进餐。】
【他是想饿死。】巴基淡淡地看了托尼一眼,那家伙似乎被光屏晃到了眼睛,磨蹭着把自己藏进了被子里,那样子可怜又可爱。
说不清心里的感受是什么,巴基叹了口气,他关掉光屏后把托尼的头挖了出来。没有想太多,他在托尼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一触即离,巴基有些急促地躲进了厨房里——他准备随便做些什么给托尼填填肚子。
但他显然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
不要看他之前观察史蒂夫的时候别人做得轻松写意,行云流水,直到他自己动手,才感觉到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他的手握习惯了武器,初次摸上家用的厨刀还有些不习惯。而且他已经适应了肉体的触感,当这些换成萝卜或是花椰菜一类的东西后感觉就有些微妙了。
勉强把自己找到的材料切成小块,巴基有些不知所措。他试图回忆起史蒂夫的下一步做了什么,却没有用——他当时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一点。
迟疑了片刻,巴基从柜台上探出头去看那亮了灯的一小块角落,托尼睡得安稳极了。他于是开始请求外援。
【贾维斯?】他在手机上打字。
【您饿了吗?】管家的回复立刻就到了,【我可以为您准备……早餐。】
【并不是。】巴基顿了顿,他再次看了眼托尼,艰难地打字,【我想……做一些粥之类的。】
贾维斯沉默了一会。巴基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结果感觉到有人在拉他的衣角。
回头一看,笨笨带着一本书现在他的身后,看见他回头还给他打招呼,把书给掉到了地上。
【现在是三点三十五,如果您希望尽快完成的话,也许需要笨笨的帮助。】贾维斯道。
巴基胡乱点头,他弯腰捡起地上的书本。
————
托尼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一片云海。
他放松了自己,感受着身下的柔软,有什么东西萦绕着他,却只让他感到舒适。
他知道自己在做梦。
之前布鲁斯过来拜访过他,博士带来的资料给了他很多灵感。本来该留下布鲁斯一起,却因为意外只能她一个人完成这次项目。
连续数十小时的高度集中精力,等放松下来后托尼只能感觉到疲惫。没有力气再做什么,他在客厅陷入了睡眠。
这栋大厦现在只有托尼和巴基两个人,其他人都出去出任务去了,而托尼因为之前的伤情还在修养。
巴基还处于观察中,谁也不知道九头蛇在这些年对他做了什么。托尼可不相信他们会忘记在冬日战士的脑子里留下些后门什么的——他经常干这种事
所以只有他一个人埋身于无尽的实验之中,等到他暂时脱开身,才发现已经过去了数十个小时。
托尼本以为自己会睡到贾维斯叫他起来,却不想不是这样的。
——他被一声爆炸声惊醒。
猛地从沙发上竖起身来,托尼急急忙忙地走向厨房。
开放式的厨房此刻一片狼藉。似乎是微波炉发生了爆炸,托尼可以嗅到烧焦的气息。他上前几步,发现脚下踩到了什么——那是几粒米和切成不规则形状的疑似胡萝卜的东西。
感到困惑,他急忙绕开柜台:“怎么了?”
背对着他的男人这才回过头来:“我不知道。”他迷茫地看着托尼。
“老天!”托尼叹气,他示意贾维斯把大灯打开,明亮的光线撒满了房间,“巴基,你干什么呢?”
“晚上好。”罪魁祸首握着手机冲他笑,“我想做些什么吃的。”
“但这似乎并不容易。”巴基说着,他开始把料理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股脑全扫到了垃圾桶里。
小笨手在他的身后张牙舞爪。
托尼瞬间就没有了脾气,或者更准确的说,他心里甚至还有些许开心。他可不知道这样的心情代表了什么,事实上他并不想知道。
似乎戳破了这层膜就会带来什么改变一样。
“你傻了吗?”他最终只是翻了个白眼,“贾维斯可以包办一切,你在怀疑他的价值。”
“并不是,贾维斯很棒。”巴基摇头推开了想凑过来的小笨手,“只是我想……自己做一些事情。”
————
ooc我的锅。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

评论(3)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