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蝙蝠铁】about something(上)

他们陷入了敌人的圈套。
布鲁西明确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借着人群的掩护去找那个和自己一起过来的人,却连他的影子也看不到。
没有比托尼.斯塔克更适合晚会的人了。他这样的人天生就是一个发光体,足够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布鲁西朝人群最密集的地方看去,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影。
不可否认地,他松了口气,不再去考虑这家伙被人拐跑的可能性。
布鲁西调整了下状态,他拒绝了所有试图凑上来的人,无意中抓起一杯酒独饮。
他应该感觉到不对劲的,从来不轻易让外面的食物入口的他怎么可能突然摒弃了这个习惯?但也许是被某人牵去了心思,他把那杯酒喝完了。
事实上他现在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但他的思绪如同乱麻,而这团线的头他却怎么也找不到。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托尼终于朝他走了过来。
“这不是韦恩先生吗?怎么在这里?”故作惊讶的语气和夸张的表情,托尼乘机给了他一个拥抱,“在这里见到你真高兴,我们去聊聊吧。”
周围的人注视着两人,没有人出手。他们都知道现在这是属于两位花花公子的舞台,来自纽约的斯塔克和来自哥谭的韦恩,任何一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没有必要再凑上前去了,这群人心知肚明,他们今天刷好感的行为就到处为止了。有人甚至已经转移了自己的目标,落在了另一位看起来不错的人身上。而有的人却明知如此,还是抱着希望等待。
然而布鲁西的行为彻底打破了他们的希望。这位鲜少走出哥谭却同样名声赫赫的富翁点了点头,被托尼强行带上了楼。
其他人全都一哄而散了。只有晚会的主人擦着冷汗,亲自给两人指路。
最后还是托尼拯救了他,他在把两人送进托尼随手指定的一间休息室后猛地松了一口气。他带着死里逃生般的感觉跑了,当然不知道在他关门后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托尼示意布鲁西把门关上,在后者照办后他瘫坐在沙发上。他正准备询问他去哪儿了,却在不经意间闻到了布鲁斯身上的些许酒味。
“你喝酒了?”他忍不住问。
“来的时候把别人的酒撞洒了。”布鲁西觉得有些热,他抽开了自己的领带,对托尼的问题避而不谈。
事实上他也不算说谎,他来的时候确实被别人洒了一身酒。但那不是他撞的,而是那个女人自己主动撞上来的。
按照他的速度当然不可能躲不过。但是蝙蝠侠可以做到这一点,常年连健身房都少去的布鲁西.韦恩却不可能做到。为了不出漏子,他强行控制一下自己的反应,任凭那杯酒洒在自己身上。
也许那里有问题。
布鲁西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他胡乱猜想,把装有冰块的水杯放在脸上试图唤回片刻清醒。
但他失败了,身体上的温度和心里的火毫无关系。布鲁西可以感受到冰块的冷,但他内心的火却烧的越发灼热。
托尼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烦透了这次晚会,却碍于两人的交情不得不过来给布鲁西打掩护。
对了,就是打掩护。
没有人知道哥谭的首富事实上就是守护哥谭的黑暗骑士,正如鲜少有人知道纽约新出现的超级英雄实际上就是纽约的花花公子一样。但是他们两人对于彼此的身份心知肚明,托尼从小到大在布鲁西面前撒的谎只有一次没有被识破,而布鲁西也鲜少能在托尼面前掩藏起自己的情绪。
在两人不动声色的选择合作之后,似乎以前觉得困难的事情都简单了起来。任何问题都能迎刃而解,顺利地让人难以相信。
比如说这次,他们已经在晚会开始后顺利地拿到了想要的东西,顺利地一塌糊涂。
托尼在房间里转悠着,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提前离开。
但还不得他做些什么,布鲁西就发生了状况。他一个没有站稳,险些摔在地上。
之所以说是险些,是因为托尼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反应能力,在危机时刻把他扶住了。
“没事吧?”这么一凑近,托尼就更能闻到酒气了,不只是来自衣服,还有布鲁西的身上。托尼皱了皱眉,没有多说什么。
“可能不太好。”布鲁西笑了笑,他觉得心里的火更旺了几分,几乎要将自己燃烧殆尽。
这可不正常。
布鲁西想起了那杯泼在他身上的酒,他出色的记忆力让他还记得那个女孩的样子。齐耳的短发,戴了一副黑框眼镜,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是某家的最新款,她平凡地像一个普通人。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在被女孩撞进怀里的时候,他似乎触到了什么硬物。
是枪?
布鲁西想,他怀疑女孩给他下了药,却苦于找不出证据。
“我试试。”托尼听完他的话后想了一会儿,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给贾维斯发号施令,管家顺从地开始运转自己的数据库。
托尼估计了下时间,把手机扔到桌子上然后拉着布鲁西坐下。
“我都不敢想象我们还有能安安分分地坐下的一天。”托尼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事实上我已经习惯和你吵架了。”
“没有吵架……”布鲁西的意识恍惚,有些一直藏着的事似乎就要脱口而出。但在下一刻他看到了托尼亮起的眼神,下意识地避开他的视线,布鲁西原本动摇的心重又坚硬起来,他咽下了还没出口的话。
托尼等了片刻没有等到下文,他叹了口气,没有强求什么。
他们保持这种关系已经很久了,久到两人都不敢相信之前他们也曾有过亲密的时候。就算是见面的时候说不过三句话,但事实上他们信任着对方。
厌恶但是信任。
这是托尼给他们的关系下的评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配合布鲁西,以至于一次次地忍受他的冷脸。但当他匆匆赶出来看到这家伙完好无损时,他就会下意识地松一口气。
这种感觉异常微妙,托尼也曾回忆过那段疯狂的青春,但他现在已经走出来了——
至少他觉得他已经走出来了。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僵硬,两位亿万富翁像小学生一样紧挨着坐下,却一句话也不说。
像是要这么坐到老死一样。
——tbc——
QAQ
暂时先停到这里吧,我低估了我的拖延症和学习速度哈哈哈
抱歉抱歉,下面的内容我会尽快补上的。
祝糖粑粑生日快乐!

评论(1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