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all铁】复联群宠(九)

1. abo设定
2.每章cp标明,自行避雷
3.本章涉及盾铁,虫铁,科学组还有奇异铁
4.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卡文,本来准备存稿的,还是存不住QAQ
5.试图掩盖自己逻辑废的事实,第一万次后悔写剧情。
6.高三党,可能在考试前一个月断更,我尽量存稿
7.前文戳【复联群宠】tag或是我首页
——
在将这个小小的出租屋彻底翻了一圈后,他们被迫放弃了找到什么线索的想法。史蒂夫擦了把汗,却发现入手都是黑色。
这足够说明这破地方是多久没有人过来了,他并不想知道这一点,但这就是事实。
他无奈地找了张卫生纸将脸擦干净,询问道:“那边怎么样了?”
“什么?”克林特装模作样地看他,“你说什么?哪边?”
“哪边都可以,巴顿。”史蒂夫叹了口气,忍受了这家伙的阴阳怪气,如果不是意外的话他应该和克林特保持一段时间的距离,而不是出来做任务。
“我当然知道你想知道哪一边的。”克林特笑了,他说,“Nat那边一切顺利,她预计可以在拿到资料后去她常去的那家店做一下头发。而托尼,他们现在已经找到了【博士】,真不敢相信,我们现在又得有一位博士了吗?”
“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是的。”史蒂夫点头,他左右看了看,发现他们少了一个人,“托尔呢?”
阿斯加德的王子殿下现在失踪了。
“他说感受到了魔法的气息,你知道吧,他的感应能力一直不错。”克林特说着,把手上的通讯器递给他,“通报一下我们的进展?”
“也好。”史蒂夫感受到了他的让步,这让他笑了,莫名有些欣慰,“你要先和托尼打招呼吗?”
“算了算了。”克林特摆手,“我送了他点东西,估计他现在并不想看到我。”
史蒂夫的眸色沉了沉,但很快眼底的阴霾就悉数散去,他打开了通讯器,熟练地接入了某人的频道。
联盟特制的通讯器是由斯塔克工业统一配送,史蒂夫也不太清楚它的原理。事实上他很难听懂那些复杂的线路图或是生物方程式,即使他能熟练地将各式枪支在短短的时间里拆卸重组,但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关联。史蒂夫抿唇,他在心里数了三个数,熟悉的声音就从耳机的另一端响起。
“这里是斯塔克公司,请问需要什么服务?”托尼一边说,一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即使知道他们并没有开放视频功能,他还是这么做了——并且狠狠地瞪了一眼把他的衣服弄乱的罪魁祸首。
红色的斗篷在空中抖了抖,讨好般地跑过来蹭托尼的脸,却被人一巴掌给推开了。这让斗篷有些沮丧地垂下了领子,它看起来居然显得有些萧瑟。
托尼给了出手的彼得一个赞许的眼光,这才意识到那边一直都没有回复:“队长?Cap?史蒂夫?”
他变着花样地叫着人,语气甜蜜到要将人溺死进去。
史蒂夫不得不准备在他叫出更过分的称呼前阻止他,以免这家伙得寸进尺。
“斯塔克……”他的话还没出口,就听到那边传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声。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说有事才来找我的,而不是在我这里……和你的情人们打情骂俏。”斯特兰奇博士站在楼梯口抱着手,他的声音低沉却富有磁性,能让人轻易沉迷。
“别这样嘛!”托尼笑着冲他装模作样地敬了个礼,并且在同时,他关闭了通讯器。
美国队长听着嘟嘟声表情沉郁,而和他享有同一个昵称的【史蒂夫】却是似笑非笑地挑起了唇。
“纽约时报说你包养了整个复联,我本来不信的。”斯特兰奇说着,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现在看来,也许这是难得的事实?”
“如果你愿意这么想的话,也算。”托尼看了眼靠着墙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彼得,伸手去搭斯特兰奇的肩膀,“拜托,我们都好久没见面了,你就是这样表示的?”
“那你想怎么样?”斯特兰奇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彼得,看到了保持着淡定微笑的布鲁斯,最后他的目光定格在试图偷偷摸摸袭击托尼的红斗篷上。在托尼开口的时候,他迅速收回了视线。
“我也不要求太多。”托尼假装想了想,“要不,一个拥抱?”
斯特兰奇笑了。他的笑声不大,更类似于某种气音。他的视线下移,就看到了托尼的脖颈上,被那条领带给遮住大半的吻痕。
他的眼神暗了暗,然后猛地上前一步。托尼急忙后退,却被他揽住。还等不及托尼反应过来,一个熟悉的温度就靠近了他的唇瓣。
“张开嘴。”男人这么说,他的气息悠长,带着些许属于雨天的湿意。
近乎是鬼使神差的,托尼半点也没有犹豫。他松开了禁闭的唇关,放任入侵者长驱直入。
斯特兰奇比他想象中要成熟地多,托尼被迫将主控权转交出去,却在最后输得一塌糊涂。他的口腔被斯特兰奇悉数舔舐过,甚至是敏感的上颌也被舔了个干净。这让托尼不由得软了几分,并隐约感到了腿间的湿意。
这让他不自觉地开始晃动着身体,布料摩擦带来的感觉让他愈发沉迷。但这远远不够,因为随之而来的就是空虚。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托尼没有那个精力去计算这些。他只知道自己近乎窒息,各种意义上的。在斯特兰奇放开他的下一秒,他就腿软地靠在了某人的怀里。
“注意影响,斯塔克先生。”暂时得到满足的人笑着提示,并忽视掉了自己已经让斗篷把两人遮住的事实,“我记得那边那个小英雄还在读大学?”
“……哈……”托尼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没有说什么。
斯特兰奇勾了勾手指,原本老老实实的红斗篷便终于松了一口气。它放开了挡住布鲁斯和彼得眼睛的手【如果那算的话】,然后飞到托尼的身边给他比了一个爱心。
托尼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但是被它放开的彼得却没那么高兴了,他隐约意识到了什么,灵敏的听力可以让他捕捉到每一声喘息和唇舌间交缠带来的水声。他的脸红了起来,却在布鲁斯的示意下不得不压下了异样的情绪。
这并不意外。
他想,世界上想和斯塔克先生上床的人有数千万,多一个斯特兰奇也不多。但是那又怎么样,他可是得到了认可的。
然而就是这样,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开心。
这种低落的感觉让蜘蛛侠低下了头,布鲁斯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给小家伙一点安慰。
不过斯特兰奇可没注意到那边的失落,他看出了托尼对斗篷的好感,也就放任了那家伙的作妖。
可惜斗篷从来就不是什么乖乖听话的货色,它深谙蹬鼻子上脸的要义。本来还有些拘谨的它在得到允许后彻底放飞,不但偷偷摸摸给了托尼一个么么哒,而且试图把自己套到托尼的身上。
斯特兰奇只能在托尼的注视下无奈地拖住它,知道自己的一世英名就毁在这件斗篷上了。
“别在意,总要有人来衬托你的天才,我想它做得很好。”托尼憋着笑从他的怀里钻出来,飞快地窜到彼得的身边。
蜘蛛侠周身昏暗的气息顺利地消散了。
斯特兰奇把斗篷胡乱揉成了一团:“就像你还留着笨笨一样?”
“那可不同。”托尼说,“我是好心给了它一个容身之所,要知道它蠢到都没有地方愿意要它。”
斯特兰奇勾了勾唇,没有再纠结于这个话题,他看了眼企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勾住托尼手的彼得,然后冲着布鲁斯点了点头:“班纳博士,久仰大名。”
这便是把某个小家伙排斥在外了。
简单粗暴而且幼稚的手法,完全不符合斯特兰奇的风格,但是他就是这么做了,做得大大方方,让人一眼就看得明白。
布鲁斯看了看彼得,无奈地点头:“斯特兰奇医生,久仰。”
彼得突然伸手抓住了托尼的手,他感受到了那束立马收聚在他身上的视线,但是他毫不在乎。更有甚者,他晃了晃和托尼交握的手,给了斯特兰奇一个大大的笑容。
奇异博士的脸顿时跨了下来,但是他很快就恢复过来:“还有这位……蜘蛛男孩。”
他某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也许是想表达些什么。
不得彼得反应过来,他已经转移话题了:“纽约时报说你被标记了,我发现这可能是假的。”
托尼瞪了他一眼:“别老看那些八卦杂志,上次还有人说怀了我的孩子呢,你怎么不信那个?”
“我只是开个玩笑。”斯特兰奇把他们领到客厅坐下,给他们倒上茶水,“说吧,找我干什么?”
“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托尼比了比小拇指,“也许对你来说不值一提。”
“这可不一定——尝尝这个,来自神秘的东方——在我看来,你就是个大麻烦。”斯特兰奇给托尼单独放上了一份点心。
也许是这份点心太过美味了吧,托尼只是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无限宝石,这是你之前告诉我的,能再介绍地多一点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斯特兰奇在他的旁边坐下,“但这很复杂,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你只要知道那枚被神盾局拿着的宇宙魔方就是其中的一个就差不多了,不是吗?”
“这可不够。”托尼说,“我们需要一些更详细的资料,有吗?”
“资料挺多的,而且不外借。”斯特兰奇回答。
“我也不想借啊,因为我有更好的方法。”托尼冲他眨了眨眼。
“不,我不会让你扫描的,它们很珍贵,任何意外都可能造成无法挽救的损失。”斯特兰奇摇头,“我还是建议你在这儿住一会儿,我给你准备了房间。”
“可是……”托尼的话还没说完,他的通讯器便受到了三条来自不同地方的信息,在看完这些后,他迅速转口,“如果你盛情邀请的话,我也是不会拒绝的。”
彼得惊讶地抬起了头。

评论(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