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all铁】复联群宠(十)

1. abo设定
2.剧情已经彻底放飞,谁也救不了我了。
3.每章cp标明,自行避雷
4.本章纯剧情,默认无cp,tag我就随心打了哈哈哈
5.后面就是反派铁的场合,其实告诉你们也无所谓了,可是想保留一下。
6.前文戳【复联群宠】tag或是我首页查看。
——
在彼得的注视下,托尼叹了一口气。
他把自己的通讯器摊开,贾维斯替他放大了屏幕上的内容。
三条信息,一条来自史蒂夫,一条来自娜塔莎,另一条则是大厦的安全预报。
史蒂夫的信息排在最上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朱丽娜是九头蛇,谨慎行事。】
然后是娜塔莎的——【汤姆森.约翰的资料被人删减过,神盾局内部出了岔子。他的信息本来该传给九头蛇,却被人劫持过来,这才在我这里。不敢保证这次信息的真实性,也许要等到月亮升起才能看清楚真相。】
而大厦的安全警报要来的更早一些,在他们全员离开了大厦以后的十分钟,就有人潜入进去,虽然被及时驱逐,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们看到了什么。
“屋漏偏逢连夜雨。”布鲁斯叹了一口气。
“我们现在的情况很复杂,还是避免打草惊蛇比较好。”托尼说着,示意贾维斯删除了所有的信息,“等待时机——我讨厌等待。”
“我们就不能做些什么了?”彼得惊讶地问,“做些什么,能解决问题的?比如帮帮队长,也许他们正陷入危机?”
“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男孩。”托尼靠在了斯特兰奇的身上,斗篷顺从地替他盖上了腿,“一味的蛮干什么作用都没有,还可能沾上一身腥。那家伙完全不用担心,而且,他身上有警报器呢。”
“也许你愿意告诉我些什么?”斯特兰奇揽住他,“说不定我能给出一些建议。”
“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托尼叹了口气,“事情是这样的——”
——
“碰——”
史蒂夫侧身躲过子弹,他能感觉到子弹从脸边划过带来的风。他不经意地回头看去,发现那枚子弹已经嵌进了墙体。
克林特替他解决了背后放冷枪的混蛋,但他自己也因此陷入了苦战。几位九头蛇的士兵缠着他,让他也有些吃力。
史蒂夫想表达些什么,却只能扯了扯嘴角,趁空闲的时候给他举了个大拇指。
事情还得拉回以前,他被托尼挂断了通讯正心有不满,却被意外的发现打乱了所有的心绪。
先前他们只一味地在房间里搜查,没有注意到别的地方。克林特无意中拉开了紧闭的窗帘,然后他们就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在不大的阳台上,放着一台望远镜。
本来这没有什么,可是克林特敏锐地发现了不对劲。他在栏杆上敲敲打打,终于在一小节栏杆处发现了端倪。
他仔细研究了一会儿,然后回过头对史蒂夫道:“你觉得一个女孩子应该懂摩斯电码吗?”
史蒂夫闻言,正经了脸色,凑了过来。
克林特当着他的面卸下了那节栏杆,他仔细研究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都严肃了起来。
“这可不是件好事情。”克林特把东西递给史蒂夫,“你自己看看?”
史蒂夫接了过去,他对着阳光照了好一会儿,终于从上面看出了些什么。
被他们卸下的栏杆上被人刻上了一段电码,那些字迹秀丽,还有些飘忽,只有女孩子的手才刻得出这些,因为她们的臂力要小得多。
一段短短的文字,却让两人心惊。
【他似乎要觉醒了,是否采取行动】
两人对视了一眼,克林特咽下了口水。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又继续翻找起来。
他现在可以确定他们之前都是浪费时间了,不过是花了短短的十几分钟,他们在这个小阳台上找到了不下十处这样的情报传送点。而这些得到的信息拼接起来,足以让他们隐约察觉到事情的真相。
那位给娜塔莎发信息的汤姆森确实是九头蛇的一员,不过他的地位极低,基本算是底层垫脚的那种,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组织做了什么。而他们一直认为无辜的那位Omega少女朱丽娜,事实上也是一位九头蛇,地位甚至要比汤姆森高上一截。
可惜可怜的汤姆森不知道。
那小子一直以为自己是走了狗屎运才遇到这么一位漂亮的女朋友,他以为朱丽娜是一位bate,甚至还主动申请了手术。事实上漂亮的小姐姐是一位Omega,心狠手辣,找上汤姆森纯粹是看他体质特殊。
特殊在什么地方呢?作为一位Beta,他甚至可以闻到信息素的气息。
这是很少见的事情,OA的信息素素来只能被彼此闻到。占据总人口近百分之八十的都是Beta,他们没有第二觉醒期,当然也不会像Alpha或是Omega那样有灵敏的五感或是其他。更何况在数百年的进化中,现在的A O已经不像他们的先辈那样被信息素和发情期所控制。就连他们都会有一部分人不能感觉到信息素,而汤姆森却可以感觉到。
九头蛇们像是嗅到了腥味的鲨鱼围拢过来,把这个小伙子一点点吞吃了个干净。
他们假意招聘,给了他一份工作。然后就是朱丽娜出场,把这家伙迷到神魂颠倒,直接同意配合他们的手术。
而手术后的汤姆森却不如他们想象的那样,他不但没有加强自己的感官,反而失去了发情期。
一位没有发情期的Omega,这确实罕见,却不算稀奇。尤其是九头蛇那群混蛋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就更让他们心里不平衡了。
朱丽娜忽悠小伙子的态度也敷衍了一些,这是克林特从她留下的信息里发现的。不过信息也就到此为止了。
“看看这位小可怜。”他笑着指了指一块背面刻了字的地板砖,那是他最后翻出来的,大概也是最后一块了,“她恨不得咒他去死。”
史蒂夫皱着眉,他一边把这些东西都拍下来准备发给托尼,一边又被心悸弄得心神不定。
“我总觉得那里不对。”他说,“如果这样的话,为什么约翰要自杀?为什么朱丽娜不把这些东西消除掉?她和谁接头的?还有那件武器,我不认为是约翰这种级别的人能拿到的。”
“也许是朱丽娜的?”克林特收好最后一个证物袋,他站在原地楞了一会儿,脑海中闪过了什么。
他的余光透过身边花盆里的小水洼看到了有寒光一闪而过。
来不及多想,他们对视了一眼,镇定了下来。
“她的级别应该足够接触到这些了。”克林特这么说着,他不着痕迹地挪动了身体,让史蒂夫能从这微小的缝隙中看到情况。
显然美国队长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他上前一步拿走克林特手里的袋子,也趁着这个机会锁定了自己的目标。
“六点钟方向,四楼。”他的嘴唇极轻地颤动着。
克林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他侧身给史蒂夫让了一点地方,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他拿出一把激光枪,极准确地命中了目标。
周围的空气一下子躁动起来,他们可以听到这些伏兵们出动的声音了。
但是他们一点也没有紧张,史蒂夫甚至掏出通讯器给托尼发了一条信息,才胸有成竹地面对着一切。
“鹰眼先得一分。”克林特掏出他的弓箭,这么说。
这大概是惯例了,每次战斗他们都喜欢这样,得分最高的人可以独占托尼,这个奖励让所有人都为之振奋。
“那他可能就只有这一分了。”史蒂夫从包里面掏出盾牌,笑得灿烂极了。
——
斯特兰奇把几人带到了藏书室,他交代了几句,也为他们大致指明了些许方向。
“其实圣殿里的记录也不太详细,而且大多是关于阿戈摩托之眼的,如果实在找不到线索,你可以随时来问我。”他说着,把手上装着茶点的托盘放下,“晚餐要等上一段时间,先拿这个垫垫肚子。”
彼得状似无意地瞥上一眼,然后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我记得某人说过这些书非常的珍贵。”托尼阴阳怪气地开口。
“……”斯特兰奇别过头去只当做自己什么也没有听见,“这个房间我设置了咒语,就算被破坏了也可以恢复,你们随意。”
他竟然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托尼笑得都快喘不过气了,彼得手忙脚乱地给他拍背,布鲁斯把桌子上的茶递给他。
“我们分头开始吧。”布鲁斯建议。
“也可以,这样能节省不少时间呢。”托尼点头同意了。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在短短的三个小时后,彼得会一脸惊慌地敲开斯特兰奇的房门。
“托尼不见了!”蜘蛛侠这么说。

评论(4)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