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all铁】复联群宠(十一)

1. abo设定。
2.每章标明cp,自行避雷。
3.本章大量奇异铁过去时,虫铁和还没擦出火花来的冬铁。
4.加更哈哈哈哈
5.前文点【复联群宠】tag或是我的首页进行查看。
——
托尼放下手里的书,他抬头看了看时间,却发现才过去了不到半个小时。他艰难地转动了下自己的脖子,然后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不得不说法师的收藏确实丰厚,他们分开调查,然后就发现这个不大的房间另有乾坤。
似乎是空间扩展一类的技艺,这个藏书室实际上有两层楼,书架摆放得整整齐齐。你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走到了尽头,却发现绕过一个书架后还有一个,反复数十次,才能看看大大的,拉着厚重窗帘的落地窗。
托尼是喜欢落地窗的,他喜欢阳光,也喜欢那种站在高处向下俯视的感觉。事实上在他和斯特兰奇闹掰之前,他们曾在落地窗前干过不少好事。
说到斯特兰奇,托尼无奈地咬了咬自己的指甲,也不太明白这家伙现在是个什么想法。
别看他之前信誓旦旦胸有成竹,事实上他心底虚得厉害。
他和斯特兰奇之间的关系复杂得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明白,不过两人的关系确实斐然。
在他还没有分化之前,他就认识了斯特兰奇。两个人一起飚了几趟车,逛了几次酒吧,才发现相见恨晚。
别看大法师现在这幅冷静自持的样子,他以前和托尼在一起的时候可是疯得厉害。他们在凌晨的高速公路上飙车,也曾经玩过些不太正经的游戏。
后来托尼分化了,他的第二性征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他以前在圈里玩得厉害,霍华德也不太管他,他不知道流连过多少人的床铺,不过他始终是上面的那个。
但现在不同了,不会有人愿意被一位Omega压在身下。托尼也颓废了好一段时间。他的父亲终日忙碌,甚至不曾注意到他已经开始散发出诱人的信息素。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斯特兰奇找上门来。他的嘴本来就毒,这次更像是抹了刀子,把托尼骂了个劈头盖脸。然后他拉着仍穿着睡衣的托尼出了门,两人以惊人的时速在山上兜了几圈。
也许是山上的风太冷而让人清醒了过来,托尼突然发现自己在意的那些根本就无关紧要。
现在主张OA平等,这不只是一句空话,Omega同样享有继承权已经被载入了法律。而抑制剂,防标记项圈和某些特殊产品的发明也将Omega从无尽的情欲中解放了出来。
托尼作为霍华德唯一的儿子,他日后必定会接管父亲名下所有的产业。就算他是个只会风花雪月的废物都不必担心什么,更何况谁都知道托尼.斯塔克是少有的那种天才。
拿他自制的笨笨来说吧,就算这只是一个少年人的奇思妙想,这只机械手却比市场上所有的机械手都要灵活。亲眼见过托尼和笨笨相处模式的斯特兰奇甚至怀疑过它已经有了简单的智能。
Si放在托尼手里不但不会亏,而且会不断升值,直至走到行业的顶端。
斯特兰奇这么相信着,他也是这么和托尼说的。
“如果你实在不乐意,以后找个老实点的让你上不就得了。”他灌了一口酒,这么说。
“但我想上Alpha,我喜欢他们在我身下由痛苦变为兴奋的感觉,那很棒。”托尼也喝了一口酒。
“这还不简单!”斯特兰奇大手一挥,他直接把托尼搂进了怀里,“你眼前就有一个现成的,上不上?”
托尼已经不记得当时自己回答了什么,但是他们糊里糊涂地就在车上做了起来,当然是托尼在下面。他们在月光下交付了彼此,然后在车上又来了几次。
后来他们的关系就暧昧了起来,也许算是炮♂友吧。他们保持着固定的做♂爱频率,不用做那档子事的时候就和以前一样到处疯玩。
这样的日子过了快一年,托尼突然就退缩了。他和斯特兰奇已经绑得太紧,圈里很少有人再邀请他们,甚至在旁人眼里他们已经谈婚论嫁了。
托尼无法接受这个,所以他偷偷摸摸地跑掉了。他在外面游荡了几年,然后回来就听说了斯特兰奇外出进修的消息。
原本两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托尼仍然关心着他。纽约的花花公子对每一份关于斯特兰奇的报道都了如指掌,他甚至知道那家伙的住址和他后来遭遇的一切。
托尼也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找斯特兰奇的,两人的相处似乎一如既往,但又多了什么不能言明的东西。
见鬼,托尼把这些思绪重又收拾好了。他打开窗帘,让阳光能够透进来。
但很快他就捕捉到了一道视线,他抬头看去,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影。
詹姆斯.冬日战士.美国队长的好友.现任九头蛇对外作战队秘密武器.巴恩斯现在仍穿着他那套作战服,站在对面的屋顶上看着托尼,他的左手仍然端着枪,右手背在身后看不抬清楚。
托尼猛地一惊,他急忙准备叫人或者说叫盔甲过来,却被冬日战士接下来的动作给制止了。
冬日战士冲他举起了右手,那只手上握着一封请柬,牛皮纸包装,正面还有一只漂亮的干玫瑰——和托尼之前受到的一模一样。
托尼想起了在这次突如其来的发情期前,他收到了这封请柬,却来不及查看什么,沉重的情欲就将他裹挟。他也不记得这东西被扔在了哪里,现在乍一看冬日战士手上的这个,他还以为这家伙翻了自己的房间。
冬日战士久等不到回应有些不耐烦,他本就不好的表情已经黑了下来,他对托尼打手语,示意他出来,单独,一个人。
托尼不想出去,但他想知道真相。他就是这种好奇的性子,无数的小爪子在他的心里划来划去,直叫他心痒痒。
那还是去吧。
托尼这么想着,他看了看四周,跑出去找彼得借走了他的通讯器。
“所以怎么了?”彼得疑惑地问。
长者只是笑了笑,近乎宠溺地吻了他的鼻尖。
——
“所以你就荡漾了。”斯特兰奇听完彼得的描述皱眉,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
“他为什么找你借通讯器?”斯特兰奇问。
“我也不知道,他说有事情……”彼得小声说。
斯特兰奇没有理他,他只是走下楼去看,果然发现某人的通讯器被好端端地放在了桌子上。
他拿出来摆弄了几下,这才接入了一个网站,他灵活地操纵着键盘,很快就有一张地图出现在了屏幕上。
如果光是这样当然没什么,但很快的,他们就找到了图上移动的黑点。彼得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他当然知道托尼的控制欲,但现在他为之感到庆幸。
标志着蜘蛛侠的黑点一直在快速移动,彼得恨不得下一秒就奔过去,但很快他就理智了下来
“我们得找到他。”彼得说。

评论(8)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