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不过最喜欢铁了!!不接受反驳!某天雷cp恕我接受不能

【all铁】复联群宠(十二)

1. abo设定
2.每章cp标明,自行避雷
3.本章无具体cp,勉强算的大概是汉默铁吧
4.所有人都看了复联三,除了我,被剧透糊了一脸,在犹豫要不要等考完了去看最后一场
5.本章未完。
6.前文戳我首页或【复联群宠】tag查看
——
“看到那边的人了吗?”在解决掉最后一个敌人后,克林特这么说。
史蒂夫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只看到了一个匆匆离去的背影。
“谁?”他一边按下了通讯器,一边道。
“你也许不认识他,但是他一定认识你。”克林特喘了口气,“事实上是认识你的老伙计,他是九头蛇前哨的一员,平时也没什么干的,就负责给冬兵收场。”
“……”通讯器那头还没有回复,史蒂夫皱眉,没有对克林特的话做出反应。
“你别不信啊。”在他们走下楼的时候克林特解释道,“他的本职就是这个,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通讯器里的寂静让史蒂夫眯了眯眼,他看着克林特,停下脚步。
“冬兵肯定在附近,你觉得他会在哪儿?”鹰眼侠挤眉弄眼道。
“哔——”的一声,通讯中断了。史蒂夫盯着克林特看了好大一会儿,让后者顿生寒意,他才开口,“托尼出事了。”
与此同时,克林特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他接通通讯,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对面传来:“鹰眼?”
“你是?”克林特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屏幕,发现通讯来自布鲁斯。
“这里是纽约圣殿,你们的绿大个朋友有些失控了,原因嘛……托尼不见了。”
随着对话的进行,克林特的眼神冷了下来,他将通话转到了公共频道。
“他主动走的。”通话那边的斯特兰奇说,“但我认为他肯定发现了什么,因为他带走了一些东西。”
“什么时候的事?”史蒂夫询问。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斯特兰奇回答。
“我知道了,我们捕获了一批九头蛇的士兵,或许能问出什么来。”
“也许吧。”斯特兰奇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你确定那边不是一个圈套?”
“事在人为。”史蒂夫这么说。
——
挣扎着从似乎永无止境的黑暗中摆脱出来,托尼几乎是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但很快他就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醒了。”男人端着一杯咖啡坐在他对面,他有些消瘦,平常那种令人厌恶的傲慢和固执似乎收敛了不少,但很快托尼就发现这只是一种错觉。
“安东尼。”汉默抿了口咖啡,他的嘴角挂着志得意满的笑容,“我的失误,药效对你来说有点重了。”
“但对你来说刚刚好。”托尼活动了下手腕,他没有贸然冲上前去,而是暗地里检查了下自己带来的好东西。他说得没错,要不是这人的药量重了些,他根本不会受到影响。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这次汉默的手法异常粗暴,甚至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想想,如果每个反派都和这家伙一样直接下手,他们复联岂不是要凉?
被直接下药的总裁大人撇了撇嘴,他发现自己的东西丢了不少,但剩下的也足够他对付一位汉默了。
指甲里的微型跟踪器还在,他刻意从彼得的通讯器里把它扣了出来,而那个通讯器怕是早就被五马分尸了。他手臂上植入的传感器也在,如果他的预算没有错,贾维斯可以掌握到他的一举一动。
而最重要的……托尼漫不经心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颈,他的心顿时放松下来。
“你在找什么?”汉默端着他的咖啡走了过来,他故作好奇地歪了歪头,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这副模样在托尼眼里却和恶魔没什么两样。
“没。”托尼侧过头,却在无意中看到了对面的情景。
在对面一个全透明的房间里,有几个人抱在一起翻滚着。唯一的一位女性带着项圈被两个人压在身下,私、处明明已经被人插入了,另一个人却还在试图把自己的分身给插进去。他们的身边到处都是同样的请况,那个小小的房间像是变成了一个性、爱乐园。
这副活春、宫对托尼来说算不了什么,真正让他吃惊的,是那个女性的身份。
——是朱丽娜。
托尼不太想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这位九头蛇美女沦为一个实验品,他只知道事情有些超乎他的预料。汉默收走了他的抑制器,这让他能感受到铺天盖地而来的属于情欲的信息。
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混合在一起,这让这种蛊惑人心的气味更加勾人心魄。
如果不是托尼本身属于那种偏冷感的人,而且在前不久他有过一次近乎完美的性爱,也许他会因为这个而有些小失态。但是事实是他坐在床上,神色自然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将其再次投到了汉默的身上。
他的动作很娴熟且自然,如果是别人说不定就被他骗过了,但是汉默没有。
虽然托尼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是汉默确实关注了他很久。也许是在他正式接管了SI的时候,也许更早一点,从他每次都能在年级的排名上把汉默压制地死死地开始。托尼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对,但在别人看来这可能就相当于挑衅了。这个别人,包括但不特指眼前的汉默。
“你觉得怎么样?”汉默似乎毫无逻辑地发问。
但是托尼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那位女性,或是更多。他没有回答,只是状似无意地玩弄自己的手指,反复确认那枚跟踪器的存在。
“她是目前最完美的实验体。”汉默根本不需要他的回答,而是自言自语道,“完美的返祖特征,安东尼,你应该来看看。”
“她的发情期固定在一个月三次,需要alpha的帮助才能恢复正常,而且她享受着这一切。”汉默说,“和我们,你和我这种OA不同,她对信息素有着敏锐的感知,虽然代价是她极易被一点点的信息素挑起情欲,但这足够值得了。”
“这和禽兽没有差别。”托尼说。
“谁知道呢?”汉默耸了耸肩,“她的体质变得很特殊,最关键的一点,是现存的所有医疗手段对她的影响都会大打折扣,包括标记清除手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评论(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