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盾铁】我的模拟情人叫托尼 上

ooc的锅我背
不甜不要钱
——
【一】
托尼从黑暗中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是一个他熟悉但是不属于他的房间。他的房间里不会有这种上个世纪的收音机,不会有这种老掉牙的书本。
但是这个基地里有个人喜欢,所以这些东西一般都会出现在这个人的房里。
“贾维斯?”托尼叫着自己管家的名字,同时从床上爬了起来。
没有回应。
托尼有些着急了,他不习惯贾维斯不在他身边的感觉,这有些失控了。
他试图去翻开摆在桌子上的书,却发现那不过是装饰——翻开后是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他放下书,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九头蛇的一场阴谋。
就在他准备采取一些特殊手段的时候,他重新听到了贾维斯的声音。
“yes,sir.”熟悉的声音在房间响起。托尼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松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托尼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了解自己的情况。
“是我的失职。”贾维斯回答,“Sir,您还记得我们之前研究的那块石头吗?”
“嗯,怎么了?”托尼翘起了腿,“那块石头的能量结构和洛基的权杖很像,但是它显然没有那根权杖的能力。”
“所以它拥有了另一种能力。”贾维斯的声音一向平静,“Sir,您现在正处于昏迷之中。”
昏迷……
托尼瞬间就明白了贾维斯的意思,“我现在在哪里?”
“……”贾维斯难得陷入了沉默。

“您在罗杰斯先生的手机游戏里。”许久后,贾维斯这么回答。

【二】
这个游戏史蒂夫已经玩了很久了,这对他来说并不容易。
他总是不太能适应这些托尼口中的高科技产品,不管是全息还是触屏,这都能让他吃上不少苦头。
但是无论如何,在贾维斯的帮助下,他总算是勉强学会了一些东西。
包括玩游戏。
如果这个游戏不是一款养成游戏,如果这个游戏里他选择的不是一个男孩子,如果他没有叫这个孩子托尼,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没有如果,只有事实。
事实就是,这位穿越了时空的二战老兵,美国的精神典范,他玩了一款养成游戏,他游戏里的人物是个男生,而且,他叫这个孩子托尼。
那么一切都清楚了。
史蒂夫是喜欢托尼的,他甚至曾经一次又一次模拟这两人初次见面的场景,并为自己的表现感到羞愧。他希望可以和这位来自未来的科学家相处愉悦,各种意义上的愉悦。
但在现实中他永远做不到这一点。
托尼.斯塔克总是有办法把史蒂夫惹怒,即使这位美国队长的好脾气是大家公认的。
史蒂夫恼怒于托尼的擅自行动让他自己陷入危机,恼怒于托尼遮掩着自己的伤势不愿接受治疗,甚至他恼怒于托尼总是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总是肆无忌惮地和别人开着玩笑。
而游戏里的托尼则听话多了。
但是无论如何,史蒂夫喜欢的还是那个总让他生气的托尼,因为那个托尼浑身散发着光。
游戏里的托尼会乖乖地吃掉他买的任何东西,但是现实中的托尼却只会用叉子指着青菜嘲笑他像个兔子。
游戏里的托尼会每天对他说早安和晚安,但是现实中的托尼却只会缩在自己的实验室里一整天,直到史蒂夫把他从那个地方拖出来才会给史蒂夫一个象征性的问候。
游戏里……
玩游戏越久,史蒂夫就越发认识到自己对这个小胡子的迷恋。
他都准备要卸掉这个游戏了。
但就在他准备卸载游戏的时候,托尼出事了。
那个会和他吵架斗嘴的托尼,突然陷入了昏迷。
史蒂夫在床边守了一天,但是他们仍然不知道托尼昏迷的原因是什么。
娜塔莎想询问贾维斯,但他们得不到任何回应。
史蒂夫自己也不知道他的想法,也许是上天的旨意,他打开了那个游戏。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人。
在对上那个眼神的第一秒,史蒂夫就认出了他。
【托尼?】他几乎是颤抖着手在键盘上敲出了这个名字。
包裹着字母的对话框在房间里爆 开 ,那个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人惊讶地看向窗口的方向。
“cap?”托尼这么叫他。

——
好吧,就我这鬼畜的文笔也是醉。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