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盾铁】阳光明媚(小甜饼一发完)

大概是AA吧。隐藏身份梗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
——
托尼一个人走在公园里,来来往往的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没有人注意到他。

那当然,有谁会去关注一个胡子邋遢,戴着墨镜的陌生男人?托尼有些自嘲地扬了扬嘴角。

这个中央公园建立的时间并不长,但在之前短短的十几天里,它却被摧毁了四次。

每次公园被导弹或是别的什么(包括他们)砸中变成废墟之后,工人们就会加班加点,努力把它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然而这种状态并不能持续很久,很快就会有下一场危机降临到这里。

不只是这里,纽约乃至整个世界现在都危机四伏。

托尼那天才的小脑瓜儿一下子想到了那场数十年前的世界大战,那样的浩劫现在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而这次他们面对的,却是一无所知的陌生世界。

托尼又想到了他今天一个人出来的理由,那个让他突然想到那次大战的理由。

在上一次的任务结束后,钢铁侠和美国队长吵了一架。

托尼已经记不清他们吵架的内容了,反正不过是一些小事,一如他的肆意妄为,一如那位士兵的死硬刻板。他们总能就这件事吵起来,但是在下次见面时却仍照常打招呼。

但是这次不一样。某位美国的道德模范不知道是被他戳中了哪根气管子,无论是平时还是任务,他没有和他说过除了公事以外的任何话。

更严重的是他似乎将这份怒火也牵扯到了托尼的另一个身份上。

就算是面对着联盟的投资人,斯塔克企业的所有者,亿万富翁花花公子安东尼.斯塔克,他也依然是板着一张脸。托尼只感觉站在他的身边都有一股压抑的气息,让他不顾自己想用这个身份刷一下好感度的计划仓皇逃离了。

托尼后来又想用钢铁侠的身份挽回,但在几次他单方面试图开启谈话失败后,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似乎是感知到他想法,史蒂夫这几天的气场愈发阴郁了。

托尼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出来散散心,不知道怎么的,他就逛到了这里。

他们上次任务就是在这里收尾的,那是在五天前,这里还被他们弄得乱七八糟。但是现在,这里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之前的混乱了。

原本被浩克砸坏的地面已经被填平,重新种上了花草。这些小生命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已经在这里扎住了根,开始焕发出勃勃生机。

克林特的爆炸箭曾经毁掉了大片的树林,现在那里被开辟成了一片草场,还有一些椅子摆在那里,可供游人们休息。

而在公园的正中央……托尼突然停下了步伐。

在公园的正中央,他曾被某个不明生物从高空重重打落的地方成了一片水泥广场,广场的正前方放着他们所有人的海报。

托尼在里面找到了山姆,找到了斯科特,找到了娜塔莎……

他还在里面找到了他自己,不知道是第几号盔甲已经被打掉了一个手甲,但是钢铁侠依然用另一只手对准了敌人,有光线在手甲的能量口聚集。悠悠的蓝光映上了那片面甲,金属的质感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很漂亮,对吧?”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托尼被吓了一跳,他条件反射地想召唤住战甲,却在最后一刻想起他现在是花花公子安东尼,安东尼不需要这么强的戒备心。

这真是太糟糕了。

托尼在心里想着,放松了原本握紧的手冲着来人打了个招呼。

“Cap。”他摘下了墨镜,“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看看我的作品。”史蒂夫笑着把他推得更近了一些,他现在完全看不出生气的样子了,“怎么样?”

“你的?”托尼顺着他的力道向前走了几步,直到快碰到海报了才停下脚步,“这些都是……”

“是我画的。”史蒂夫点了点头,“前一阵子公园的负责人找到了我,我同意了。”

“我都不知道你居然穷到了卖画的地步,我工资给少了吗?”见史蒂夫没有提起以前的事,托尼当然也乐意将其放在一边。他摸了摸画上摆了一个帅气的姿势的克林特,明知故问道:“这些是真正的战斗时,还是他们摆的姿势?”

“一部分是真的。”史蒂夫指了指飞在天上的山姆,然后又指到了克林特,“还有一部分,是他们知道了后特地来找我的。”

“去掉‘们’,我知道你的后者指得谁。”托尼笑着道。

“这可完了,我答应了他不说的!”史蒂夫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怎么办?”

“回答我一个问题。”托尼勾了勾手指,“我替你保密,这个交易怎么样?”

“这样啊……”史蒂夫拖长了声音,然后在托尼的目光注视下摇了摇头,“你不是太亏了,我再加一个吧?”

“什么?”托尼饶有兴趣地绕着海报转了几圈,他已经全然忘记了前几日的冷战了。

“我再帮你画张像,怎么样?”史蒂夫询问。

“能有美国队长给我画像,这是荣幸啊。”托尼笑着点头,“不过你要先回答我的问题,钢铁侠是真的吗?”

“当然。”史蒂夫耸肩,“他不管什么时候都很帅。”

“这个评价可真高。”托尼的心情更好了,他跟着史蒂夫走到草地上的椅子那里坐下,“需要我摆什么姿势吗?”他问。

“不,你坐在那里就好了。”史蒂夫摇头,他拿出了画板和笔,“实在等不及的话,你可以先睡一觉。”

“……”托尼正想反驳,但是他突然就感觉到了睡意。睡觉这种事,别人不说还好,一说了那睡意就会如同潮水般涌来,将人淹没。

托尼思索了几秒,然后点头,“好吧,到时候记得叫我。”

面子什么的,又不是第一次丢了。

在看到史蒂夫点头后,托尼再也抵挡不住席卷而来的倦意,一点点陷入了沉睡。

这是一场难得的好眠,没有尖叫,没有哭喊,只有那淡淡的温暖萦绕,让托尼的意识更加溃散。

等到托尼一觉睡醒的时候,他已经不在那把公园的长椅上了。他回到了大厦的属于安东尼的房间里,一件并不属于他的外套搭在他的身上,随着他起身的动作滑落在地。

托尼急忙伸手去拉,却看到了原本放在外套上而现在已经掉到地上的画。

平心而论,那确实是一副佳作。笔触细腻,托尼这个不怎么懂艺术的人也能看出画中的情感。

但是这个画面却让他大吃一惊,这张画上是钢铁侠,没有了能源而从空中正在坠落的钢铁侠。

托尼不会认错那套盔甲,那正是他前些天穿的那套。

也正是那一次,他从高空跌落,险些就失去了性命。

托尼突然明白了什么……
——END——
上次记梗的第一篇,拖了半天终于出来了!求轻拍。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么么哒!

评论(5)

热度(74)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梦中雨婷荷 转载了此文字
  2. 狗家少爷(≧∇≦)梦中雨婷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