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all铁】复联群宠(十三)

1. abo设定
2.每章cp标明,自行避雷
3.本章为汉默铁,下章大概是车了呵呵呵
4.下午去看复联三,我怕不是最迟看的?
5.前文点【复联群宠】 tag或是我首页查看
————
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好了太多了。
托尼不止一次地听到有人在他面前这么感叹,他其实很清楚这一点,因为他父亲霍德华的缘故,他了解的情况甚至更多一些。
在数百年前,或是更迟一些,在二战之前,Omega永远只是一个情欲的代名词。
他们有着能让alpha发狂的信息素,本身又极易被alpha的信息素吸引。再加上不间断的发情期和无法祛除的永久标记,那个年代的Omega似乎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在床上对着自己的alpha张开腿。
他们不能参加社交活动,从性征分化开始就接受专人的调教,只能和匹配的alpha生活在一起,从此过上那种发情期——怀孕——生产——发情期的无限循环。直到死,他们能见到的人也是少的可怜。
托尼明白这个,他甚至也见过不少这些龌龊的事情,但他认为这种情况已经过去了。
也许是因为原子弹的辐射,第一个无法感受到信息素的Omega出现时人们还没有感觉到不对劲,但很快这样的人就开始增多,甚至连alpha也出现了这种现象。
很多人试图去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们都以失败告终。最后当霍华德带着他的实验室推出了标记清除手术的时候,所有的事情便如炸弹一样猛地爆发出来。
Omega们在街道上游行,他们都没有收敛自己的信息素,除了带上了防标记项圈,他们如同最普通的bate一样在街道上晃悠。如果在以前,这是足以引起暴动的事情。但随着人们对信息素的感应能力减弱,这又似乎不像想象中那么影响巨大。
于是OA平等的法令被提上了议案。国会本准备将这件事压下不谈,但接二连三发生的Omega自杀事件又让他们不得不做出回应。
直到第一位做了绝孕手术后以Omega身份担任参议员的人出现,事情开始明朗起来。
法律被重新制定,社会结构也如愿发生了变化。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却变成了平常。
霍华德坚持这是进化,即使学界的主流将其定义为一种退化。托尼知道他的心思,就在他第一次看见有刚分化的Omega被强行标记的时候。
如果汉默向别人提起【返祖】,也许会得到旁人的一头雾水。但是托尼不同,他手头掌握的资料太多,也就愈发明白了这家伙的目的。
现在的abo分界其实已经不怎么明确了,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而如果真如汉默所说的返祖,那么Omega和alpha就很难被定义为人。毕竟被所谓的信息素驱使,和野兽没什么区别。
“那么选择吧?”汉默按了一个按钮,有托盘从桌子上升了起来,透明的玻璃一点点暗淡下来,亮黄色的光在房间里亮起。
托尼借着光线看清楚了托盘里的东西,三支药剂,装在统一规格的玻璃瓶里,瓶身甚至还有些反光。
再次确认了跟踪器的存在,托尼不自觉地抿唇。
“那是什么?”他询问道。
“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玩意儿。”汉默坐了过来,他贴着托尼坐下,很明显地感受到后者的颤抖。
他似乎很高兴地样子,把那几个瓶子展示在托尼的面前。
粘稠的液体随着他翻动的动作在瓶子里涌动着,有时会挂在瓶壁上半天下不来,让人看着不由得从内心生出一种厌恶来。瓶身是深棕色,看不出里面的具体情况。
托尼不得不错开了视线,他的语气带上了明显的不耐烦:“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里有三种药剂。”汉默一边把玩着瓶子,一边拉住了托尼的手,他把三个瓶子都放在托尼的手上。那瓶子不大,三个放在一起也只占了托尼手掌的一半。
汉默的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痴迷,他说:“一种是普通的营养液,一种是返祖药剂,另一种……”他停顿了下,“另一种是性状转化剂。”
“?!”托尼抬头去看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没错。”汉默抓了抓自己的衣领,他解开几枚扣子,这才迎着托尼的目光回答,“你们应该知道他,我们的第一位试验品,这个药剂确实可以做到OA和Beta之间的转化,但是副作用也很明显。”
他勾唇,把托尼的一举一动都映在眼底:“很可惜,它会让人丧失繁衍的能力。”
托尼深吸了一口气,他极力控制住自己保持冷静,但是微微颤抖的手还是泄露了些许他的情绪。他不知道汉默有没有注意到,但这并不重要了。
“我不相信。”他说,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床上。
“没关系,我只是告诉你这个而已。”出乎意料的是汉默,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从见面开始就表现得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你选一个吧。”
“我一个都不会……”托尼本准备把东西扔出去,但是汉默却让他不得不停下动作,“你可真卑鄙。”
汉默晃了晃手里的控制器,不可抑制地笑了:“这算是夸奖了吧?放心,这些炸弹是我亲爱的合作者布置的。早知道有的时候,一个省心的队友真的可以解决不少事情。”
“所以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找上你。”托尼收紧了手掌,“你的档次可低多了。”
“就凭,我可以搞定你。”汉默说,他似乎联想到了什么,笑容都大了几分,“如果我标记了你,你的联盟根本不足为惧,对吧,安东尼?”
“不是‘我的’联盟。”托尼面无表情地反驳,然后他迅速转移了话题,“这个怎么用,静脉注射?”
“口服,或是静脉注射。”汉默摊手,“我不准备为你提供注射工具,毕竟你太难缠了,我得谨慎一点。”
“那你应该还在你妈妈的肚子里。”托尼翻了个白眼,然后他看也没看一眼手中的药瓶,挑起一瓶就试图灌下去,却被汉默眼疾手快地拦住。
“干什么?!”托尼没好气地推开汉默抓住他的手。
“赌注升级一下。”汉默说。
“没见过临场加码的。”虽然这么说,托尼还是示意他继续开口。
“你挑一瓶自己喝,然后另外挑一瓶给我喝。”汉默说,“如果你挑中了返祖药剂,那就……让我成为你的……”
“alpha,对吗?”托尼接住了他的话,然后他看见了汉默有些惊愕的表情,“拜托,你的痴迷都快具现化了好吗?这一点也不难猜。不过到现在为止,都是你比较占优势。”
“这也正是我想说的。”汉默深吸一口气,“如果,你挑中了性状转化剂,我就放你走。”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托尼故意停顿了一下,“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汉默似乎楞了一下,然后他低下了头。
就是这个时候了。
托尼想,他随手挑出一个药瓶猛地敲击在床沿上。那瓶子本来就只是普通的玻璃瓶,突然的大力撞击显然超出了瓶子的承受范围。于是随着清脆的破碎声,瓶子的头被敲了下来,无色透明的液体流了一地。
“我手上的筹码似乎更多一些。”他把尖锐的玻璃按在汉默的脖颈上,笑容中带上了一些得意。
汉默反射性地去摸手边的控制器,却发现摸了一个空。他迅速低头,果然在床边发现了那个黑色的东西。

评论(12)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