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虫铁】你想搭一次“飞的”吗?

托尼有些不适应这个嘈杂的环境了。

声音过大的重金属音乐隐隐镇痛着他的耳膜,托尼有些想念自家那个效果好了不是一倍两倍的音响了。

时不时有人过来搭讪,但是托尼谁也没有留下。他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一个人在吧台喝到天昏地暗。

酒保在递给他第五杯烈酒时就提醒过他注意量,但是托尼并不想管那么多。

他现在被困在这里,连大厦都回不去了,难不成连喝点酒的权力都没有?

其实在第一杯酒下肚后托尼就有些不舒服了。胃部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火辣辣的疼,被手艺意外好的美国队长养好了的器官在向托尼这种行为表示抗议。

托尼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了,不,不是指所有的酒,而是那种高浓度的烈酒。其他那些在托尼眼里最多只能算有着酒味的果汁。

倒不是他不想喝,酒哪有那么容易戒的?只是有个小家伙自从知道他因为酗酒而让身体糟透了后就一直在他的耳边絮絮叨叨,让他不由得放下酒杯举手投降。

托尼想起了彼得一本正经地将因为酗酒而猝死的资料拿给他看的表情,小家伙的眼神是和他们如出一辙的坚定。

他说不能让酒精毁了他,他说没有什么是家人解决不了的事,他说在托尼戒酒时他会陪在托尼身边……

彼得用那种眼神看着他,说“Please”。

托尼完全抵御不了这个。他把彼得看成了另一个自己,毕竟这个少年眼中的光芒是如此闪亮。所以他很难拒绝彼得的要求,一向如此。

托尼再次将算不上少的一杯酒一饮而尽。他从来很难拒绝彼得的要求,这也就注定了他在听到彼得对他的心意后只能仓皇而逃。

所以他来到了这里,酒吧是属于过去的他的场所。但也许是为了唤起什么,也许只是单纯的慌不择路。

毕竟彼得甚至还不到能喝酒的年纪。

托尼知道自己有点醉了,但是他已经开始渐入佳境——胃部的疼痛在逐渐消失,也许是它已经回忆起了之前的那种生活。

托尼能感觉到头晕,但是他很清醒,并且异常的清醒。

他看着舞池里扭动着的人群,看着台上声嘶力竭吼着什么的歌手,看着桌子前说说笑笑的男女,突然有一个念头在他的心里清晰起来。

他已经不适合这种生活了。就算托尼再怎么掩饰,这就是事实。也许当他把【托尼     斯塔克】和【钢铁侠】【救世主】【超级英雄】联系起来时,他就已经被之前那种声色犬马的生活所放逐。

托尼习惯了赖床赖到太阳高照,然后在和克林特的吵闹中享用美国队长精心烹制的菜肴。他习惯了时不时被娜塔莎或史蒂夫拉过去训练,然后被他们重重的摔在地上。他甚至习惯了彼得的不喜欢走正门,特地让贾维斯给他开启了所有窗户的权限。

这就是家人。

托尼闭了闭眼,他说不清心里的那种微妙的感觉是什么,他的确是不折不扣的理科生,一旦扯上感情的事就束手无策。

“滴——”有些刺耳的提示音响起,有人朝这个地方看了一眼,但迅速收回了视线。

托尼没有去看手机。那是他设定的东西,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只是一个闹钟而已,提醒他冷却时间已到的闹钟。

托尼摇晃了下脑袋,在把钱拍在桌子上后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他的头实在疼的厉害,但是他不得不去面对——面对彼得,还有那个不愿承认内心的自己。

等走到外面后托尼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他看着那个坐在路缘上的人,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话来。

“斯塔克先生!”彼得欣喜地叫着托尼,正想跑过来却又突然想起什么停在了原地。

“你头疼不疼?这是醒酒药。”彼得在原地跺了几次脚,却还是一动不动。

托尼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他一直无法拒绝彼得,所以才想远离。

但是远离是为了不伤害他,若是这个行为让他受伤,托尼又为什么要坚持?

“斯塔克先生……”彼得可怜兮兮地抬起头,“请不要拒绝我。”

他说【Please】的语气几乎要和那天保持一致。

托尼叹了口气,他感觉自己刚喝下去的酒似乎在上涌,不然怎么解释他看着彼得的眼睛有一种想回答好的冲动?

“回去吧。”托尼最终还是说,“你还在上学,熬夜不好。”

“但是你经常这样。”

“这个你就不必要跟我学了,回去吧。”

“那么,我们一起。”

托尼只能叹气,他说:“好,我让贾维斯过来。”

但是彼得拦住了他,这个少年已经抓住了他的袖子:“不,不要叫贾维斯。”他说,“让我送你,托尼,让我送你回去。”

这是他除了不久的告白外第一次叫托尼,托尼居然会觉得这个词从彼得嘴里叫出来格外好听。他笑了笑,掩饰住自己的情绪:“走天上?”

彼得先是楞了一下,然后他像是怕托尼反悔一样重重地点头:“是的,我们走天上。”

托尼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彼得从书包里拿出制服换上。这没什么好笑的,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勾起嘴角。

借助蛛丝在大厦间跳跃的感觉是和穿盔甲是完全不一样的。托尼被彼得抱在怀里,才发现这家伙身体抽条后长得飞快。连身上的肌肉都比自己的要紧实一些。

托尼控制住了想捏一把的冲动,他可不想从天上掉下去。

“托尼。”彼得突然叫他。

“嗯?”托尼感觉内心的压抑似乎在随之散去,他回应了彼得的呼唤。

“我知道你为什么拒绝我。”彼得抱紧了他。

其实那不叫拒绝。托尼在心里想,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

“你认为我太年轻,但是托尼,没有哪个年轻人会经历我们所经历的。”彼得说,“你得给我一点时间,时间总会证明一切。”

但是时间也可以抹掉一切。托尼在心里想,但他却抱紧了彼得的脖子。

“你带女孩子飞的时候也对她们说过甜言蜜语吗?”托尼问。

“当然不是!”彼得急忙否认。

托尼只是笑了笑,然后他把自己埋进彼得的怀里,一路上再也没说过话。

走天上的速度毕竟快些,很快的,他们在托尼卸载装甲的平台落了地。

“托尼……”彼得把托尼放下来后就打开面罩紧张地看着他,那个表情在托尼看来甚是可爱。

蠢货。

托尼在心里骂道。

他拉住彼得的领子把他拉进自己,然后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亲吻。

“蠢货。”托尼说,“但是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

因为你是我的家人,因为我信任你。

——————
虫铁中毒,这篇有些鬼畜哈哈哈!
例行感谢看完的小天使们,么么哒!
520赶不上了那就来个521吧。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