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不过最喜欢铁了!!不接受反驳!某天雷cp恕我接受不能

翻车的速度太快了,只好脑一下满足自己
等我把随缘的账号找回来了再写吧。
其实脑一脑就可以满足自己了😂

【虫铁】My sin

1.失忆虫x神父铁
2. abo设定
3. pwp就不用太在乎剧情了。
4.我TMD废话太多了,感谢各位不嫌弃我
5.以后我……再也……不写……虫铁车了!
6.链接走楼下么么哒!

【all铁】复联群宠(十五)

1.私设abo,有二改
2.每章cp标明,自行避雷
3.本章大概cp为奇异铁,虫铁,汉默铁,再加上并不明显看出来算你们赢了的鹰铁
4.进度条终于开始挪动了,喜极而泣
5.事实上还在卡文,所以更新不定
6.前文点【复联群宠】tag或是我主页查看
——————
“抱歉。”奇异博士从光圈中走出来,他身后跟着一只被斗篷蒙住头的蜘蛛侠。史蒂芬看了眼在地上挣扎着试图摆脱蛛网的汉默,然后把目光转移到托尼身上。
老实说托尼现在可以称得上是非常狼狈了,他的衣服背面被汉默用藏着的小刀划了个稀烂,裤子湿漉漉地被破开了口,露出泛着水光和红晕的肌肤。克林特给他的防咬项圈虽然有效,却是一次性的,在他不经意低头的时候还会露出那一处还带着些许血渍的腺体。
“该死的。”史蒂芬视线停留的时间有些过长了,托尼下意识地捂住了颈后,咒骂出声。他从床上下来,把已经失去作用的领带扔到地上。
史蒂芬假意咳了几声,示意斗篷松开彼得。事实上这并不需要他的指挥,因为很快魔浮斗篷就来到托尼身前,并把自己披在托尼背后。
这一次托尼没有拒绝斗篷的示好,他任由斗篷帮他遮住身后,把从地上捡起来的两个完好的小瓶子扔给彼得:“嘿!收好。”
一向住不了嘴的彼得难得没有说话,只是接住了托尼扔过来的东西。
史蒂芬察觉到彼得的情绪有些不对劲,但是他没有去推敲这个。毕竟相较起来,还是托尼现在的状况更让他担心一些。
“哈……”汉默到底还是放弃他的挣扎,他调整了姿势,让自己把托尼和两个不速之客都可以收入眼帘,“不愧是大英雄啊……”
“一般吧。”托尼踹了他一脚,“贾斯丁先生,这就是你比不上我的原因了。”
“别把话说的太早,安东尼。”汉默笑了,他把自己的手伸出来,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上面粘着的湿漉漉的液体,而他在众人的瞩目下一点点把其上的液体舔舐干净。他的动作是缓慢的,像是在享受着什么一样。
托尼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鸡皮疙瘩,他猛地把汉默重新踹倒在地上,如果不是他还顾忌着返祖药剂的事,只怕他会把这家伙直接打死在这里。
“哈!哈!哈!”汉默大笑不已,“安东尼,要不要猜猜看,是你先把药剂的解药研制出来,还是你先成为一个辗转于人们胯,下,彻底失去尊严只知道跪着求别人操,你的Omega?”
托尼还来不及说什么,彼得比他更早地做出了反应。他先是用蛛网封住了汉默的嘴和手足,然后猛地把汉默从史蒂芬还来不及关上的传送门扔了出去。
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做得极快,托尼还来不及反应,自己就已经被彼得抱在了怀里。
“老天……”托尼迫不得已地摸了摸彼得的头,他感觉到这孩子居然在颤抖,这让他叹了口气,“你怎么了?”
“斯塔克先生……”彼得小声道,“我不喜欢听他这么说你。”
托尼眨了眨眼,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还是史蒂芬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僵局,他的脸色有些阴沉:“或许你该解释一下药剂的事情。”
“什么事?”托尼把彼得推开,漫不经心地耸肩,“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某些类似于发情剂之类的东西。”
“我可不知道什么样的发情剂才能把你,变成他口中那样的Omega。”史蒂芬关闭了传送门,他直视着托尼的眼睛,“你应该知道我不想听假话。”
“……”托尼沉默片刻,“你还记得我们以前的讨论吗?关于进化的那个……”
“你的意思是……”史蒂芬皱眉。
“在二战以前,人们比现在要更依赖于信息素的控制。”托尼的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红晕,他身上的痕迹还能让人明显看出他经历了什么,甚至他现在还不得不依靠彼得的搀扶让自己能安安稳稳地站在这里。但是他的眼神是坚定的,能够让所有看见他眼睛的人忽视他身上一切不适的地方,只能看见他美丽的,闪闪发光的灵魂。
“诚然,他们的社会更加混乱和没有秩序。alpha自高自大,把Omega看成是自己的所有品,bate是被人忽视的最底层,兢兢业业地工作却得不到重视,而Omega们懦弱无能,连自己的命运也无法掌握。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那个时候的alpha是强大的,他们有着敏锐的感官和强健的体能。而Omega也有着公认的,更高的孕殖率……”
“你认为……”史蒂芬叹气。
“不是我认为,”托尼纠正他,“是汉默。我们认为现在的ao们是进化的,他们不用被信息素左右,能自主地选择自己的生活。但是汉默……或者说九头蛇他们却不这么想。”
“所以他说的药剂……”史蒂芬发现自己已经被托尼的信息素所笼罩,他不得不分出些精力来控制住自己。
“返祖药剂,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就可以了。”托尼耸肩,他拍了拍彼得的肩膀示意他放轻松,“别担心,我有分寸。”
“你注射了这种药剂?”史蒂芬皱眉,他想起了刚刚托尼从地上捡起来的小瓶子,“刚刚那个……”
“不清楚。”托尼摇头,“我认为少量的注入应该只能造成暂时性的影响,就像我刚才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但是在那种药效过去之后,我已经没有失控的感觉。”
“你认真的?”史蒂芬抱臂看向他,“你知道你现在就像是一盆散发着香气的小蛋糕,随时引诱别人把你吃进去吗?”
“老实说并不,”托尼笑了,“所以我们需要做点什么。”
“比如取得样本吗?”彼得闷闷不乐地开口。
托尼不得不凑上前去小心翼翼地在他的面罩上落下一个轻吻:“别担心,kid。”
“我不得不说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史蒂芬重新划开了空间门,“在此之前我们该准备一下,比如让你重新换一套衣服,并带上你无所不能的智能管家和钢铁战衣。”
“不错的想法。”托尼拉着彼得的手率先踏了进去,“给我点时间,马上就好。

【all铁】入梦(一)

1.部分设定取自桃花酒大大的【请君入梦】
2.每篇cp会标明,请自行避雷
3.每个cp大概会有两三章,以开车为主,ooc是我的错
4.本部分为贾尼,因为是梦境所以老贾有实体
5.甜虐自辩,我倒是不觉得虐啦!我基友觉得有那么一点点,这个主要看自己吧
6.链接走评论,石墨可能有毒吧,挂了要及时通知我我会补上的😂
7.放假了,但是……emmm……卡文也跟着来了

犹豫了很久机智如我决定把两个梗结合起来。哈哈哈哈
我就是小红本蓬了没错,oOC的锅我背不推卸了

【all铁】复联群宠(十四)

1. abo设定,剧情扯淡就是我的锅了
2.每章cp标明,请避雷
3.这章有汉默铁,还有不太明显只在结尾暗示一下的奇异铁,奇异铁就不打tag了
4.我终于卡完了这一章,试图和之前埋下的线索连起来可能不太成功😂
5.下面就是奇异的场合啦!我这可不是剧透
6.前文走我的首页或是【复联群宠】tag
7.链接
8. @向北飞的小燕子 

占tag歉

嘛……小天使们有没有什么想看的梗啊?
好像很久没有开放点梗了,而且一个不留神就到了百粉
可点的cp看tag,但其实铁受的都可以点,我都接受的√
群宠卡文,其他的提不起兴趣来。希望点梗的小天使能提供一发完的那种,太长了怕写不完😂
谢谢大家喜欢了,毕竟像我这么咸鱼也是少有的
截止

特意发图,如果受不了的小可爱可以不用看来着。
其实只是上而已,下会圆回来的!
我可是沉迷于糖的人,怎么可能刀?
嘛……可以接上上次的那个【最后说一次再见】一起看,感觉更好(:-D)

【汉默铁】汉默千方百计让托尼穿上裙子后

Pwp
设定大概是汉默为了我铁抛弃了反派联盟,我铁本来保护他的安全结果变成了某友。
这个设定真的一点用都没有。
对的,我就是喜欢看他穿裙子的变♂态!
怀疑写群宠卡文是因为群宠设定算是强轰……果然我对铁是真爱吗?
对了呼叫组织 @反派x铁同人主页 

重新补了链接实在不行准备走随缘了

【灭霸铁】日出

这该结束了。
在睁开眼的时候,托尼这么告诉自己。
灭霸似乎没有感觉到什么,他带着托尼回到了新基地。难以置信他居然知道这个地方,但事实如此。现在托尼被钳制在自己的床上,灭霸坐在他的旁边打量着自己的手套。他看似没有对托尼投以过多的关注,但当托尼试图从床上起来的时候,他都会让一抹力量把托尼推回去。
“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几次三番后,托尼愤怒地冲着灭霸大喊。
他的预料错了,这个时候的妥协毫无作用,悲剧已经造成,甚至已近落幕。就算他现在讨得了这个家伙的欢心,哪又有什么用?
更何况灭霸根本就不是那种会被自己的感情所困的人,托尼敏锐地猜测到了他为了这些宝石付出了什么,所以他才为有这样的敌人而感到心悸。
“我……我什么也不想干,斯塔克。”灭霸难得露出了不安的表情,如果不是托尼的错觉,他似乎看到有泪光闪过,“我只是……你知道哪里的日出最美丽吗?”
“所以呢?”托尼几乎要笑了出来,“你留下我这个手下败将,就是为了找一个导游?我可以告诉你,不,我不知道,别找我,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不行吗?”
“不是……”灭霸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他叹气,“不是我留下了你,斯塔克。还记得我说过吗?这是完全随机的,是命运留下了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激动?我以为你了解我,我们是一类人,不是吗?”
“当然不。”托尼挣扎着靠在床头,他的伤口早就不再渗血,但是之前的血迹结了痂,倒显得他更加凄惨。事实上他也足够凄惨了,他带着一位法师和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加入了战场,最终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这个就足够他悔恨终生,而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坐在他面前,以一种近乎无辜的表情向他询问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去你丫的。
托尼这么想,他摸了摸脸上的伤口,眼中的讽刺愈发明显:“有眼睛的都知道,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而你,你只是一个有了意识的紫薯而已。老天,谁知道那种东西能不能吃?”
“斯塔克,你在愤怒。”灭霸对他的挑衅视而不见,“愤怒什么?因为我帮你们度过了危机?”
“你管这个叫‘帮’?”托尼笑了,“我建议你重修下地球语,别把满足你的个人私欲看得有多重要,我们地球人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做主。”
“为什么你非要这么仇视我?”灭霸站起来。他的体积真的非常庞大,如果不是托尼喜欢广阔的空间,他也许现在可以做好重新装修的准备,事实上他现在也可以隐约听见吱呀声,这只是错觉,但是他宁愿这么相信,“我们之间的冲突已经结束了,我会取下所有的宝石,给它们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安置。”
“呵。”托尼没有说话,他反正也离不开这张床,干脆直接瘫在床上假装已经入睡。
他可以肯定灭霸知道他的想法,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位宇宙霸主没有揭穿他。他可以感觉到有手落在他的头上,同战斗中那次差不多的,那只大手摸了摸他的头。
“明天带我去看看太阳吧?”
在陷入真正的睡眠之前,托尼听见他这么说。
——
在重新睁开眼的时候,托尼花了一会儿时间去整理发生的事情。在这过去的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就是他自诩天才的大脑也需要一些时间来理解这些。而当他整理好一切后,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灭霸。
他似乎睡了很久了。灭霸背对着他,大大的落地窗外,太阳在缓缓地落下,光辉一点点从大地上褪去,直到黑暗几乎笼罩了整片空间,灭霸才恍惚地回过神来。
“你醒了。”灭霸这么说,他仍看着窗外,即使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星期五把房间里的灯打开了,托尼可以清楚地看见灭霸眼中的落寞。他从很多人眼中看到过这个,在史蒂夫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在他拒绝了彼得的时候,甚至在他不久前放开了佩珀的手,坚持要加入这场战争的时候,他都可以看到他们眼中的落寞,但似乎这次不一样。
老实说现在的场景像是一个劣质的喜剧,他站在这里,面前是包揽他六年噩梦的人,而这个人在不久前用一个响指终结了宇宙中一半的生命,无论是超级英雄还是平民,被抛弃的人都化为一捧土,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而现在,这个人就站在他面前,手上还戴着镶嵌了六枚宝石的手套,却试图给他一个吻。
托尼退后几步避开了他,他储存的纳米机器人已经消耗殆尽,但这是他的主场,只要他想,他可以再和这个人打一场,可这毫无作用。
“一个早安吻。”灭霸说,“我了解了你们的礼仪,这不是常见的事吗?”
“并不。”托尼恢复了平静,他毫无顾忌地打开衣柜,然后解开自己的衣服,“这种礼节用于亲密的人,如家人或是特别亲近的朋友,我们是敌人……”
他解开衣服,发现之前的伤口早已消失不见。无论是碰撞中磕出的沥青还是腹部那道伤口,都已经消失了。
他意识到什么,回过头去看灭霸,衣服因为没有力的支撑又落了回去,却唤不回主人的半点注意力:“你干了什么?”
“战争已经结束了。”灭霸说,“我很欣赏你,斯塔克。我关注地球很久了,而你,我也关注很久了。你足够聪明,却不够强大。”
“假惺惺。”托尼没有继续和他争辩,他随手拉了一件衣服换上,然后走出房门。
灭霸跟在他的身后,他似乎很想找到一个话题:“这里的太阳也很漂亮。”
“谢谢夸奖,没有你的太阳更加漂亮。”托尼说,他打开基地的监控,理所应当的看到了某些人的踪影。
他控制住自己先不去考虑伤亡,电视在星期五的操纵下打开,所有的频道都在报道这场事故。人们抱着逝去的亲友的相片在街道上游行,他们在寻求一个解释,向政府,也向所有的超级英雄们。
美国队长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他的女友佩珀一遍遍地出现在发布会上替他们收拾残局。但这个事情已经太复杂了,就是能干如她也无法招待所有的一切。当托尼看见她苍白的脸色时,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心疼。
“你爱她?”灭霸开口了。
“和你无关。”托尼说,去发布会已经赶不及了,他估计队长他们面临着更加困难的情况。这个时候站出来并不明智,但是群众需要有人站出来,他们或许仅仅需要一个发泄口。托尼无法成为人们的精神支柱,但他可以让他们把一切都发泄出来。
他来到操控室,灭霸跟在他身后。他没有试图去阻止他,灭霸的目的早已达到,无论他现在想做什么,托尼都不想再和他扯上关系。
不,如果可以杀掉他,托尼还是很有兴趣试一试的。
他打开主系统,星期五让出主权,于是托尼接管一切,他控制住了所有的频道,将其与自己的摄像头相连。
灭霸或许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只是让自己隐去了身形,然后看着托尼所做的一切。
所有的显示屏都闪了一下,然后托尼出现在屏幕里。他脸上满是疲惫,有淤青混着结痂的伤口作装饰,他远不如以前那样意气风发,甚至还有些许颓废。
“我很抱歉。”他这么说,却在他准备说下一句话的时候,所有的信号全部断开。托尼意识到什么,他回头看到了灭霸,这位宇宙霸主的脸上流露出了困惑。
“你不够强大。”他说,“我一直这么认为,斯塔克,你没有能力去承受这些。”
“关你什么事?”托尼气急败坏地踹了踹机器,却没有办法。进度条卡在了百分之八十,然后纹丝不动。
“如果你是一位智者,就得学会用人。”灭霸像是一位老师,在谆谆教导着自己的学生,“但是你不是一位智者,如果遇到问题,你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解决,而不是借助你手中的力量。”
“我手中最重要的就是我自己。”在片刻的沉默后,托尼说,“好了,泰坦人,你的宿命已经完成了,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我想我说过了,你知道哪里有最美丽的日出吗?”灭霸说,“我的女儿卡魔拉,她叛逆了近二十年,我爱她,但是我牺牲了她。”
“谢谢,我知道了。”托尼没有兴趣听他的这些,“我不想知道你的心路历程,我只问一个问题,如果我带你去了,你会离开地球吗?”
“如果你能做到这样的话。”灭霸回答。
“很好,我们暂时达成了共识。”托尼点头,“我带你看日出。”
“我离开地球。”灭霸接着他的话说。
————不知道是真是假的END————
看了灭霸传!
我只想知道,灭霸他是不是沉迷于摸头杀啊??
OOC的话是我的锅啦!
感觉好像有了码字的感觉了嘻嘻嘻。
也许有后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