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不过最喜欢铁了!!不接受反驳!某天雷cp恕我接受不能

【盾铁】The best time(二)

托尼可不想再回想起那次去史蒂夫家里的经历了。如果说之前他还有那么点心情荡漾,在史蒂夫强行帮他上药后那股悸动就消失了。

因为太疼了,史蒂夫显然是很有经验的,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经过了设计一样,只是几次动作就让托尼感受到了天堂的滋味。虽然那之后的疼痛感缓解了很多,但也足够压制住托尼的小心思了。

而且托尼发现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平常人,因为他感受到了史蒂夫手上的老茧,那种地方可不像普通人一样。再加上想起那位黑西装对史蒂夫的态度,托尼就只想能尽快离开了。

他在这里有个临时落脚点,是找克林特要到的。那家伙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托尼决定今天晚上去探个情况。

于是他看着史蒂夫帮他穿上了袜子,制止住这位想把鞋子也一起套上的动作。他自己穿好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虽然起身时的疼痛让他晃了晃,但他还是站好了。

“好了,史蒂夫。”他叫着这个人的名字,挥了挥手,“我想我应该走了。”

“……但是你的脚……”史蒂夫有些迟疑。

“没关系没关系。”托尼已经自己走到了门口,事实上脚虽然没有之前疼得厉害却还是在隐隐作痛,但托尼撑住了。就算他的脸色有些发白,也依然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拉住了门把手后回头看向史蒂夫。这个男人担心地跟在他的身后,眼神里的不赞同几乎要讲他淹没。

如果不是情况不对,托尼可能控制不住想逗弄他的心。不过现在他只能假意轻松地摆手:“再见了,好心的史蒂夫。”

“再……”史蒂夫说了什么,托尼没有听到。因为他已经关上了门。

脚上的疼痛似乎在关门的瞬间就变得不足挂齿,只有在有人关心的时候人才会变得脆弱。托尼勾了勾嘴,他在原地缓冲了一下,然后忍着疼痛快步离开了。

————
克林特给的地址算得上偏僻了,托尼问了好几个人,才在几座高楼的夹缝中找到了那间小得可怜的民居。他在路上换了身衣服,穿上了一件天蓝色的衬衫。背带裤不知道扔到了哪个垃圾桶,他现在已经换了一条深色的牛仔裤,修身的设计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了完美的曲线。就算他戴上了帽子,也会有惊艳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对这一切早就习惯了的托尼骂骂咧咧地从房子前的灌木丛里掏出了一把钥匙,他嫌弃地把上面沾附的灰给吹干净,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大门。

他下次一定要把这把钥匙塞到克林特嘴里让他吃下去!这是托尼看到房间里景象的唯一想法。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房间里的人开口。

“少爷。”穿着一身标准管家服的老人站在房间的正中央,用像是对着一位不听话的孩子的语气道,“天快黑了。”

“我知道,贾维斯。”托尼进了房间后反手关上了门,“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其实并不困难,毕竟您没有跑出美国。”老管家给他端上了一杯牛奶,托尼看了眼那个杯子,不由得叹气。

“得了,贾维斯,你还带着这个杯子。”他敲了敲杯壁,清脆的撞击声在房间响起,“那个叛徒告诉你的,对不对?”

“并没有。”贾维斯笑,“克林特少爷拒绝向我们提供信息,但这并无大碍。”

“你入侵了他的账户!”托尼恍然大悟,“你被我抓住把柄了,知道吗?”

他说的是贾维斯入侵克林特信息库的事情。

“好吧。”老管家只是无奈地笑,“被您抓住把柄了,该怎么办呢?”

“你回去。”托尼毫无形象地瘫在沙发上,他坐的很放心,因为贾维斯绝对不会放任房间有不干净的地方存在,“告诉那家伙……”

“请叫父亲。”贾维斯插嘴。

“……随便。”托尼装作不在意地别过头,“你告诉他,我不回去住。”

“您想住在这儿?”贾维斯询问,他的背站的笔直,整个人精神抖擞,“恕我直言,这里的主权属于巴顿少爷。”

“那就买下来。”托尼摆了摆手,“他上次还欠我一笔臭帐,也该还了。反正我不回去。”

贾维斯沉默了一会儿,他似乎想了些什么,在片刻后再度开口。

“您确认不想回去吗?”

“当然。”托尼自嘲地笑了笑,“我回去做电灯泡吗?我那小妈看到不得气死?”

“少爷!”贾维斯无奈,“老爷他没有要另娶的意思,那只是谣传。”

“我不管。”托尼才不相信呢。什么谣传能有凭有据的,而且他还亲眼看到两人半夜在同一间房逗留。

总之就是不对。

贾维斯叹气,他转移话题道:“如果您一个人留在这里,生活起居怎么办?”

他不能留在这里,老宅那里需要他的时刻看管。但说实话,他对这位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少爷了解极了。这可是位娇生惯养的主,从小到大衣服都没自己洗过。

“那就重新找人过来。”托尼想了想,加重了筹码,“可以叫保安住在附近,但不能离我太近。”

“那么您要按时上学。”贾维斯要求。

“你认真的,贾维斯?”托尼夸张地手舞足蹈,“你认为我还得和他们那群人一起上学?”

“您喜欢那里。”贾维斯讲事实,“您的好友们让您喜欢那里。”

“不……”托尼正准备拒绝。

“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可以和老爷商量一下让您跳级。”贾维斯一开口就是托尼拒绝不了的筹码。

“……成交!”托尼一跃而起,但紧接着脚上的疼痛就让他重新坐了回去。

糟糕!他心里暗暗叫苦,已经看到了贾维斯眼中闪过的一丝暗光。

————
想看托尼装天真地调戏史蒂夫。下章写。
私设如山,看不懂可以问,有些我自己都忘了。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