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

【盾铁】师生关系(上)

这个题目够简单粗暴了吧!
——
(一)
史蒂夫匆匆赶到别墅门口时,管家贾维斯已经等了很久了。他只能不停地道歉,并做出了保证。

他没有解释原因,贾维斯也不需要这个。这位老管家用审视的眼神打量着他,看得他不自觉地僵硬了身体。

感觉像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贾维斯才移开了视线。

“请进,罗杰斯先生。”贾维斯把他引进了别墅,“不要随意走动,您的任务是教导我们家少爷。”

“是的。”史蒂夫急忙跟上他。

两个人穿过了大厅,走到了房子后面的花园里。

此时正值花期,花园里的玫瑰开的艳丽。像是初出茅庐的小姑娘挤攘在一起,热烈地张扬着自己的活力。花园里的喷水池在运作着,有水雾从中泛起,给周围罩上了一层薄纱。

玻璃花房在花园的深处,门锁着,磨砂的玻璃让史蒂夫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两个交叠的身影。

老管家看了看时间,他皱眉,开始敲门:“少爷?时间到了。”

“我知道了!”一个清亮的声音回应,但不知道是不是史蒂夫太过敏感,他听出了几分咬牙切齿。

门终于被打开了,史蒂夫抬头,看到了一个个子不高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有着一头柔软的棕发,现在似乎是被什么东西蹂躏过,有几根不听话的头发翘了起来。他的脸上满是红晕,让史蒂夫想起了天边绵延的晚霞。他的唇有些红肿,也不知道是不是史蒂夫的错觉,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在闪光。

但他很快就知道他看到的是什么了,因为在看见了他们后,这个人舔了舔唇瓣,用着一种遗憾的语气道:“贾维斯,你来的不是时候。”

“我认为这个时候刚刚好,希望您还没来得及将自己弄得一塌糊涂。”老管家说着,他抽出了口袋里的手绢,替年轻人擦去了淫秽的水渍,“您和谁在一起?”

“也许她叫玛丽,也许叫丽莎,谁知道呢?你吓跑了她,她已经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跑掉了。”年轻人耸了耸肩,他注意到了站在一边的史蒂夫,于是他挥了挥手,“你好啊,我的新任老师,我喜欢你的金发,叫我托尼吧。”

“……你好……”史蒂夫艰难地吐出了回复。

“哇哦!”托尼有些感慨,“你可真……纯情。”他换了个不那么敏感的词。

“少爷,请注意言行。”贾维斯拉住他,“老爷也并不想看见您把新任老师拉到床上去。”

“这可不是我的错。”托尼笑着躲开老管家的手,他跑到史蒂夫的身后探出头,“斯塔克的魅力无与伦比!”

被突如其来的温暖接近,史蒂夫差点没控制住自己想给这家伙一个过肩摔的冲动——他十年的训练可不是白学的——但他终究还是控制住了。一是想给雇主留下一个好映像,另一个,则是他看到了托尼的眼睛。

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史蒂夫突然感觉到了自己语言的贫瘠。他看着那双棕色的眸子染上了笑意,像是有光亮蓦然在其中炸开,又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史蒂夫只觉得自己的灵感像是开了闸的水库中汹涌而出的水流,几乎要将他淹没。

他可以感受到托尼的小声闷笑,这家伙现在十分自然地趴在他的身上,像是对待老朋友一样的,用埋头的方式阻止了笑声的蔓延。史蒂夫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和每一次颤抖,不自觉的,他的脑海里开始回想起托尼之前那波光潋滟的唇。

他由那两瓣柔软想到了池塘上的波纹,想到了奔流的河水,想到了海下的暗涌。但最终这所有的一切又都渐渐散去,他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了那片唇。

是很适合接吻的唇形。他在心里想着,意识到这一点后的他立刻僵直了。

老天……史蒂夫捏紧了手里的行李箱的把手,也许他现在才发现,他可能是个基佬,还是个对着小自己十多岁的年轻人产生反应的基佬!

对了,托尼.斯塔克今年才十七岁。而史蒂夫.罗杰斯已经二十九岁了。

——
(二)
已经架好了画架,史蒂夫把各种绘画用品摆满了一整张桌子,然后他拍手道:“托尼,来选一个你喜欢的。”

被叫到名字的年轻人正在研究他的行李箱,听到名字后显然吓了一跳。

史蒂夫无奈极了:“托尼,过来。”

“你一定是施了魔法!”托尼瞪圆了眼睛,“不然你怎么能把这么多东西塞进这么小的盒子里?贾维斯也会这个,你们可能是一个魔法学院毕业的。不知道那里还招不招学生,要不你帮我引荐一下?”

史蒂夫被他的反应逗笑了,他把手握拳放在嘴边抵住了笑声,好半天才开口:“这只是一点收纳技巧,家庭主妇们都懂这个。”

“那你比她们厉害一些。”托尼走过来,他随意地靠在史蒂夫的肩上,道,“如果你是家庭主妇,我会娶你的。”

“……”史蒂夫觉得自己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那声音大得吓人,他像做贼一样看了看托尼,这家伙还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别开玩笑。”他最终干巴巴地说。

“嗯哼。”托尼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他指着桌子上的水彩盒,“就这个了。”

史蒂夫只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想那件事,他把托尼选中的水彩盒拿出来,又拿出了调色盘和崭新的画笔。等把这些拿出来后,他小心翼翼地把其他的东西又收了起来。

原本有些干瘪的箱子又鼓起来了,史蒂夫拍了拍箱子,又不自觉地想到了托尼的话。

他不知道托尼在想什么,即使他们已经相处了近一个月,托尼在他眼中仍保持着神秘。这是最危险的猎物,若是往常,史蒂夫会遵从自己的直觉离去。但这次他却做不到这一点。

也许这家伙才会魔法。史蒂夫想,也许他有着爱情魔药,不然怎么解释自己的心每次看到他都会扑通扑通地直跳个不停?

——
(三)
托尼的天赋很好。

他大概是那种天生聪明的人,学什么都快。不过是跟着史蒂夫上了几节课,他就已经可以拿着素描笔画得像模像样。

但正如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弱项一样,托尼也终于碰到了壁,撞上了一鼻子的灰。

——他对于上色简直是一窍不通。

即使打下的底稿再好,一旦上了色,就会变成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样子。

史蒂夫无奈地制止住了他想给花朵上色的手:“托尼,这个地方不该用紫色。”

“为什么?”托尼疑惑地看向他,“我觉得这很好看啊。”

“如果上了紫色,就会显得突兀了。”史蒂夫叹气,他摸出了自己的画笔,在调色板上调出了淡淡的粉色,“这副画的主色调是偏淡的,所以需要用一些不那么刺眼的颜色。”

“好麻烦!”托尼不开心地扔下了笔,他拿起了桌子上的马卡龙咬了一口,“我不想画了。”

“托尼——”史蒂夫拖长了尾音,“半途而废的话什么事都不可能成功的。”

“但是有的事是坚持了也不可能成功的。”托尼把剩下的部分塞进嘴里,含糊道:“有些事情,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实现的。”

“没有这回事。”史蒂夫皱眉,“天道酬勤,这是东方的谚语。”

托尼没有说话,他只是坐在桌子上托着脸看向史蒂夫。从他的角度看上去,某个家伙的正脸在阳光下近乎完美。

像是被蛊惑了似的,他低下头小声道:“我想吻你。”

——待续——
这个设定改了三次,本来想写黑化致郁,结果还是成了傻白甜。
部分设定胡诌乱造的,不要考证。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是开个脑洞,大概没有多长吧。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另外……求问如何用手机发超链接啊!

评论(1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