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雨婷荷

更新不定,cp混乱,吃一切我铁的配对。初代复联脑残粉,不过最喜欢铁了!!不接受反驳!某天雷cp恕我接受不能

【超铁】相亲前请查好对方资料好吗!(上)

我切腹谢罪!
ABO,然而这是清水。
我终于要把魔爪伸向大超了。
————
托尼第五次拒绝了佩珀的安排后,这位女士终于再也绷不住公式化的笑容了。她把手上的文件重重地摔在桌子上,脚上的高跟鞋在地面上跺得生响,像是一下下踩在罪魁祸首的身上。
托尼不自觉抖了抖身体,他慢腾腾地拽过一张白纸,做出了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波茨小姐,现在是工作时间,有什么事等我下班再说……哎!”
佩珀一把抢过了他装模作样的道具,抱着手看他:“你多大了?”
“本人年轻力壮,风华正茂……”托尼渐渐住了嘴,他换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佩珀……我不需要那些。”
“你不要跟我说话,去和Omega保护协会的人说去。”佩珀斜眼看他,“他们现在正在门外。”
知道自己给这位女士带来了多大的麻烦,托尼也只是眨了眨眼,没有说出什么让佩珀更生气的话来。
看着他这个样子,佩珀也只能叹了口气,她拉开椅子在托尼的对面坐下:“我也不是让你现在就定下来,但是托尼,你需要有个人陪着你。”
“我不要。”托尼砸吧了嘴。
“这不能凭你的心思来。”佩珀翻了个白眼,“自从你加入复联的消息被公开,公众对你的关注度就更高了。托尼,你只是一位Omega,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但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的。”
“我知道。”托尼控制住椅子转了个圈,这才慢腾腾地道,“但那又怎么样?我没有公布身份的时候不也照样自己一个人过?对了,我还上过几个Alpha,这也要公布吗?”
“托尼!”佩珀几乎要被他气到冒火了,“别把这种事挂在嘴边,你知道公关部最近承受了多大压力吗?”
“……”托尼沉默了。
佩珀叹气,她绕过桌子走到托尼面前,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亲吻:“我只是想有个人陪着你,是Alpha或是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托尼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他看着佩珀少有的温和的模样,突然生不出任何别的心思来。
“好吧。”他最终还是说,“我和他见一面。”
————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托尼绝对会一巴掌拍死之前答应和相亲对象见面的自己。因为现在这个场面实在是太尴尬了,就是他也有些承受不过。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局促不安地揉捏着摄像机的带子,目光游移不定却就是不愿意落在托尼的身上。他有一双如同蓝宝石般的眸子,直照入人的心里。
他戴着老土的眼镜,相貌却不算太出色,不过是一般的水平。尤其是他身上老土到爆的蓝色工装,更是破坏了他的气质。
“我……”他的嘴唇张合了几次,正准备开口。
但是托尼打断了他,这位特地穿了一身浅色西装的花花公子在桌子上用手撑住了自己的下巴,目光中满是戏谑:“克拉克.肯特先生?”
“额,是的。”肯特先生像是被抓包了一样,他猛地挺直了身体,直看的托尼发笑。
毕竟这种情况也是少见。
托尼恶趣味地逗弄着这个年轻‘人’,他给对方点了一份双人套餐,然后看着对方埋头苦吃的样子咧开嘴无声地笑。
他的动作当然被发现了,托尼看见肯特像是被惊吓了一下。然后这位小记者放慢了进食的速度,他甚至开始用那个配套的几乎只是装饰的小汤勺慢腾腾地喝汤。
“肯特先生,是在哪里工作呢?”托尼推开了自己面前的牛排,事实上他一点都没有吃。
“在星球日报。”肯特理智地停下了动作,他依依不舍地看了看桌子上剩下的食物,然后专心应付托尼的问题。
“肯特先生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托尼笑眯了眼,明知故问。
肯特顿时红了脸,好半天才支支吾吾道:“我接到……Omega协会的通知……”
“那你知道……谢谢,放在这里就好,你知道今天是干什么的吗?”托尼示意服务人员放下了最后的甜点,有一搭没一搭地问。
“我知道。”肯特以微不可见的幅度点了点头。
托尼发出了毫无意味的感叹,他挖下一口冰淇淋放进嘴里,就算吃完了也没急着拿出来,而是含着勺子含糊不清地说:“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肯特愣了一下,托尼发誓自己可以看见他微红的耳垂了。
老天!纽约的花花公子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觉得这次可能——
“我觉得你很好。”肯特先生好像看不清托尼突然停下的动作一样,他一边说一边别开头,不让自己和托尼对视,“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试一下?”
“我……”托尼的话刚开了一个头,然后他被打断了。
“他同意了。”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佩珀代替他做了决定,托尼试图用眼神表示自己的不满,却被金发的女士强力镇压了,“肯特先生,很高兴能看到这么好的结果。”
克拉克.肯特像是眼瞎一样没看到托尼拼命甩给他的眼神,他一副憨实的样子摸了摸头,笑地异常灿烂:“我会带着托尼去登记的。”
“等等我根本不……”想去啊!托尼在佩珀的眼神威胁下咽下了最后几个字,转而拖延时间,“我是说,我们需要,相处?对,就是相处!”
“也是。”肯特点头。
佩珀笑着把托尼的头按了下去:“麻烦你照顾他啦!”
“不麻烦。”肯特摇头。
然后就是诸如此番的客气话,只听得托尼翻了个白眼。他不敢把这个白眼翻给掌握自己身家大权的佩珀,只能翻给了对面的某人。
这就尴尬了。
托尼快速解决掉了自己的冰淇淋,大脑拼命转动着。
他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佩珀知道,眼前这个一脸老实的年轻人不可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带着这个疑问,托尼愤愤不平地解决掉了自己面前的甜点。没等他反应过来勺子里已经挖不到东西,有人擅自换走了他的空杯子。
托尼顺着那个动作抬头,看见男人冲着自己笑。
老天!
他狠狠地搅动着杯子里已经化了一大半的冰淇淋,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沉不住气,一边又忍不住从心灵深处翻涌而起的愉悦。
食不知味地结束了这次用餐,托尼僵着脸把人送出了餐厅,然后他猛地瘫在座位上,一副累趴的样子。
“你不讨厌他。”佩珀在他的旁边坐下,“我擅自做了这个决定,你认为怎么样?”
“我只想知道你们从哪儿找到他的。”托尼翻了个白眼。
“Omega协会拿着你的信息素调动了数据库,他和你的相性不是最高的,但也有百分之八十二。最关键的是……”佩珀停顿了一会儿,“他有独立的财政来源,性格温和,他的同事们都说他是个好人,而且他工作很认真。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据说他的父母至今仍非常恩爱。”
“……”托尼再次翻了个白眼。
佩珀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然后接着说:“他喜欢你,并且不在意你有个超级英雄的身份,这很难得。”
“不,这不难得。”托尼反驳。
“怎么会?正常人都会为此担心受怕的,他却完全没有那样的情绪。”佩珀在为那位先生说好话。
托尼扫视了下四周,他甚至让贾维斯联通了网络,直到确认周围的确没人后他才用一种难言的眼神看向佩珀:“佩珀,相信我,这对他来说怕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顶着佩珀疑惑的目光,纽约首富兼花花公子兼超级英雄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是正义联盟那边的人。”
“What the fuck?!”佩珀忍不住爆了粗口,她甚至为此打翻了桌子上的酒杯。
看着她这个样子,托尼心里顿时舒坦了,他慢腾腾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似有所指道:“你知道的,大胸,碧眼的那位。”
————TBC————
三发完,这是第一发。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ooc的锅都归我归我!
我太蠢了对不起!改完了,感谢提醒我的小天使。
这是失误啊!我昨晚有些意识模糊了。
天气冷了,小天使们要注意保暖哦!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

评论(41)

热度(248)